精彩小说尽在武松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军事历史›全本阅读穿越大明,我靠喷人变身圣上红人

>

全本阅读穿越大明,我靠喷人变身圣上红人

卿岁岁 著

军事历史 穿越大明,我靠喷人变身圣上红人 顾晨陈宝船

军事历史《穿越大明,我靠喷人变身圣上红人》是作者“卿岁岁”诚意出品的一部燃情之作,顾晨陈宝船两位主角之间故事值得细细品读,主要讲述的是:我一介21世纪历史系研究生,马上就快毕业了,跟研究生导师争辩明朝朱标当皇帝好,还是朱棣当皇帝好而太激烈,突发心脏病就这么噶了。想想我真是冤啊!一睁眼,醒来就成了快进考场的举人,然后靠着原主的记忆,还有写字的手感,顺利考上了二甲十九名的好成绩,当了个芝麻大的言官,成了大明喷子团的成员。本来打算混吃等死,偶尔喷一喷同僚摸鱼过日子得了。谁知,有天喷错人了,第二天就被参了贪官。完了,大明贪官要被流放啊!为了不被老朱当贪官砍了,我只好用自己的聪明才智,为老朱分忧解难。大老板慧眼识珠,非让我给他当宰相!完了,这下更容易被砍了!...

来源:cd   主角: 顾晨陈宝船   更新: 2024-03-30 03:44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最具实力派作家“卿岁岁”又一新作《穿越大明,我靠喷人变身圣上红人》,受到广大书友的一致好评,该小说里的主要人物是顾晨陈宝船,小说简介:他导师就是朱棣粉,而他,是朱标粉丝。因为些,他和那糟老头没少吵架。唉,也不知道那个老头子,如今怎么样了。他死了,那老头肯定得负责任,希望老爹老妈放过他吧...

第2章

“就这样,臣还要被安上一个,受贿的罪名,臣实在是不服,这才一时激愤,还望殿下……呜呜……

说着说着,顾晨忍不住,真的情真意切地哭了起来。

那眼泪珠子噼里啪啦往下掉,让人看着就觉得心酸。

他这心里苦啊!!!

真的,他可没说谎。

老朱的臣子可不好当,知道他这个小御史的俸禄多少么?

正七品,年俸八十石,平均下来一个月才六石多点。

他说着话,还没忘记偷偷打量着朱标的的脸。

嗯,帅。

和老朱一样,脸盘子方方正正的,是个有福气的样子。

可惜了,有点短命,最后皇位还是落在朱棣身上。

他导师就是朱棣粉,而他,是朱标粉丝。

因为些,他和那糟老头没少吵架。

唉,也不知道那个老头子,如今怎么样了。

他死了,那老头肯定得负责任,希望老爹老妈放过他吧。

言归正传。

现在是大明初年,一两白银也就是一贯钱可以买米两石,瘦猪肉一斤十二文,肥的十五文。

鸡蛋一文钱两枚,房租一月六百文……

也就是说,他一个月工资只有三千多个铜板。

这工资也就刚刚糊口,他但凡稍微贪点儿都不可能过这么惨。

所以,被冤枉贪污,他才会如此接受@不了。

“行了,大男子汉,别哭了。朱标见他一个大男人,居然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不禁多少有些同情。

自家老爹,对大臣们,确实稍微抠门了点儿。

历朝历代,也就他朱家的官,能过的如此贫困。

“不过就是贫苦些,有你说的那么惨么?

“李谨,去,把弹劾顾大人的奏疏找出来。

他没先急着去问陈宝船缘由,准备先看看他被弹劾贪了多少钱再说。

等人把奏疏拿了过来,朱标打开看了两眼之后,脸色瞬间,就有些不太好看了起来。

“御史台顾晨受贿米二斤,酒两坛,腊羊肉四斤,笔墨纸砚一套……

他把奏疏丢在桌上,看向不明所以的陈宝船。

“解释一下?

这种狗屁东西,也好意思写上来参人么?

“殿……殿下……这不知是谁,塞我奏疏里递上去的。

“臣……臣真的没写这奏疏,还请殿下明察秋毫。

他疯了还差不多,会参从前穿过一条裤子的好兄弟。

“这,确实不是你的字迹。

朱标见他不像说谎,找出他从前的奏疏看了看表示认同,然后又扭头看向愣在原地的顾晨。

“上面说的这些,你是收了,还是没有收呢?

虽然这些东西是不值当什么,可还是要警告一下的。

今日敢收这些,明日岂不是就该收金子了。

再说了,他爹的心眼比针眼还小,收一粒米说不准都会被砍了。

“冤枉啊殿下。顾晨立刻道“前些日子,确实有家乡的人,带着东西来应天府看臣。

“可他说,是臣哥嫂托人给臣带的东西不是礼。

“其中笔墨纸砚这种贵的,是臣那未过门的媳妇儿给的。

“他来京告状,摸不清门路。

“臣只是给他说了下府衙的位置,又帮着给写了一份状纸,殿下,臣真的什么都没干。

原主没爹没娘的,是哥哥嫂嫂带大的。

说他们是原主的哥哥嫂嫂,其实就跟爹娘一样。

他们老怕他在京城吃不好,穿不好,所以每个月都会托人带东西来,还有那未过门的媳妇。

嗯,偶尔也托人带个荷包啊,用得上的东西来。

“来京告状?告什么状?

他没记错的话,这个顾晨可是南昌的人。

那么远跑过来告状,难不成是地方官欺人太甚?

“回殿下,他家父母早年为定了亲,后来那姑娘死了,他就为姑娘守着,不肯再成亲。

“官媒见他今年二十有三,便准备强制配人成亲,绵延子嗣,他死活不肯,县里判他听官媒的话。

“他还是不肯,就跑来应天府了……

你说一个古代人,还有如此婚姻自由气魄和对抗的勇气。

他能不佩服?

不就是写个状纸么?

干了。

没成想,就这,还被人给盯上了。

果然言官不好当啊,瞧瞧,全是得罪人的活计。

这都什么事儿啊?

朱标无语凝噎,可这事还得处置“你们二人在宫禁打架实属不该,念你们是初犯就一人罚三月俸禄吧。

罚俸?

还三月!

顾晨眼泪珠子又冒出来了,可想着总好过让老朱处理这事,便只好委委屈屈地答应了。

朱标挥挥手,示意让他们回去忙。

等他们走了以后,朱标才看向身旁的李谨道。

“这个顾晨,本宫是不是在哪儿见过?

怪眼熟的。

“回殿下。李谨忙道“元宵节的时候殿下同太子妃出游,见一老妇要食,本想出手相助。

“没成想一位穿着朴素的少年,抢先一步给了肉。

“还给了几个铜板,您还说若是大明的年轻人都如此怜贫惜弱的话,那该有多好呢。

没想到,那少年居然在朝中为官,想必殿下以后会多有照顾吧?

“是他啊……朱标点点头,正要办事,忽然又想起了什么“你去找太子妃,要二十两银子。

“给顾晨送去,让他回家探亲,过些日子再回来,让陈宝船也回去,只是银子就不必给了。

他怕等爹回来,知道了此事以后会从重处置。

至于为什么给顾晨银子,那纯粹是见他哭得可怜。

想让他趁着这个机会,回去赶紧把媳妇娶回家得了。

顾晨和陈宝船从宫里出来,两人都是惊魂未定。

“顾兄,你实在太冲动了。陈宝船擦了擦额头的汗,后怕道“你必须得请我喝酒压惊才行。

顾晨知道误会了好兄弟,倒是也没有拒绝的意思。

“成,清风楼走起。

可到了楼下,顾晨却怎么也不肯再往前一步了。

“顾兄怎么了?

陈宝船狐疑地看着好兄弟,这家伙该不会是反悔了吧?

“陈兄,咱们还是不进去了,你说万一明儿有人参我们嫖妓咋办,那岂不是罪加一等。

嫖妓,按大明律,仗六十的好吗?

陈宝船很是天真地道“这简单,咱们不嫖就行了。

再说了,他们俩的钱,也只不过够吃两菜的。

哪够找妹子啊?

小说《穿越大明,我靠喷人变身圣上红人》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全本阅读穿越大明,我靠喷人变身圣上红人》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