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武松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古代言情›畅读精品小说谁懂啊,病秧子短命鬼要娶我续命

>

畅读精品小说谁懂啊,病秧子短命鬼要娶我续命

怡然 著

古代言情 谁懂啊,病秧子短命鬼要娶我续命 谢无为晏如心

古代言情《谁懂啊,病秧子短命鬼要娶我续命》目前已经迎来尾声,本文是作者“怡然”的精选作品之一,主人公谢无为晏如心的人设十分讨喜,主要内容讲述的是:他是出了名的短命鬼,所有人都说他怨气太重,难活得久。他也这样认为,所以找了一个化怨师,企图化解他的怨气。她看到这人时,只劝他:“好好活着吧,别想太多,活人的事我不管。”他:“那我可以先预定一下,反正我也活不长。”她还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人。后来……所有人都看他活得硬朗,每天不是首饰铺,就是布坊,忙得不亦乐乎。有人问:“这短命鬼不虚了?”她扶着酸痛软腰:“虚?你们管他这叫虚?”...

来源:cd   主角: 谢无为晏如心   更新: 2024-03-29 06:04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小说《谁懂啊,病秧子短命鬼要娶我续命》,是作者“怡然”笔下的一部​古代言情,文中的主要角色有谢无为晏如心,小说详细内容介绍:谢道之将晏行的心魔说给老太太听,老太太听了泪流满面,半天没吱声。谢道之捂着这会还隐隐作痛的心脏,“母亲,那孩子我想把她留下来。”老太太眼睛一亮。“只是怎么把人留下来,还得想个法子...

第三十九章

濨恩堂。

内屋。

谢道之将晏行的心魔说给老太太听,老太太听了泪流满面,半天没吱声。

谢道之捂着这会还隐隐作痛的心脏,“母亲,那孩子我想把她留下来。

老太太眼睛一亮。

“只是怎么把人留下来,还得想个法子。

“不论什么法子。

老太太拭泪道,“咱们欠人家太多,几辈子都还不清的!

“祖母,父亲。

谢而立见两位老人的脸色实在难看,冷静道“这事急不得,还得从长计议。

连日紧绷的心绪一下子释放,谢道之疲惫地对儿子道“你好好陪着你祖母,我回房歇一歇。

“我送送父亲。

“不必。

谢道之头重脚轻地回到书房,一个人枯坐在太师椅里,想着晏行的后半辈子,想着他的心魔,又是伤感,又是无奈。

困意袭来,他连起身爬到榻上的力气都没有,趴着桌子就睡。

奇怪的是,身子却晃晃悠悠飘了起来。

飘到一处院子,院子里别的屋子都黑着,只有西厢房透出光亮,还传出说话声。

“外头起风了,孩子,早点睡。

“娘,你先去睡,我再多练会字。

“你的字,先生都夸你好。

“可他没夸。

“整天他他他,叫一声父亲有那么难吗?

“娘!

“好,好,好,我不说。

年轻的少妇走出屋子,在院子里停住脚,长长叹出口气。

浮在半空中的谢道之眼珠子都快瞪出来。

竟然是母亲。

那,那屋里的人,是我吗?

是八岁的谢道之。

小道之揉了几下发酸的手腕,继续拿起了笔。

“砰!

窗户被风吹开,刮起了桌上的纸。

他赶紧起身去关窗,一抬眼,却见有人踏着茫茫夜色走来。

那人慢慢走近,衣衫素雅,双眼深邃。

小道之紧张的手都不知道往哪里放。

“在写字?

“嗯!

“拿来我看看。

他慌里慌张的走到书案前,想挑一张拿得出手的。

“随便哪一张。

那人说。

小道之不敢耽误,随便抽了一张,递过去,更不敢抬头,只拿余光去瞅那人的神色。

那人眉头一皱。

完了!

小道之心说坏了,又得挨骂了。

“我,我回头重写。

他垂下头。

“写得很好。

“啊?

“写得很好,尤其这几笔,颇有风骨。

巨大的喜悦从心里涌上来,小道之鼻子一张,眼泪落下来。

“哭什么?

那人问。

“你从来没夸过我,这是第一次。

那人从怀里掏出帕子,递过去,“就那么介意?

“我……小道之接过帕子,脸一下子涨红了,感觉自己有点无理取闹。

可是,是真的介意。

他鼓起勇气说“我那么努力,那么用功,就是想让你看见,想让你……夸我一句。

那人呵斥“肤浅!

“哪里肤浅?

小道之觉得自己太冤枉了,“你比先生他们都厉害,先生的夸不算数的,你的夸才算数。

“我的夸也不算数,还有比我更厉害的人。

“谁还能比你厉害,我不信!

那人轻轻摇了下头。

“天地这么大,你站在方寸之间,就只能看到方寸之间的事,你得往前走。

听到这儿,飘在半空的谢道之再忍不住,大声喊道“你就是因为这个原因,才放走我和我娘的吗?

这一嗓子刚喊出来,一股巨大的力量拽着谢道之往下。

来不及发出任何声音,他一下子进到了小道之的身体里。

随后,他惊讶的地现,自己的身体正在以不可思议的速度长大,瞬间就长成了他西十八岁的模样。

洗得发白的衣裳也换成了威风凛凛的官袍。

那人眼神没有半点变化,只叹道“你看,你现在多有出息。

“我……谢道之哑口无言。

离得近了,他才看到那人的脸上堆满皱纹,像老树皮一样,唯有两眼熠熠生辉,半点不浑浊,带着与生俱来的傲气和风骨。

“我其实并不知道自己会有心魔,人总是看得清别人,看不清自己。

那人轻轻叹了口气,“还是太贪心!

“不是的,是我和娘对不起你。

“那些己经不重要了。

重要的。

谢道之在心里说对我来说很重要。

“你是一个好人。

“我是一个把家败光的人。

“不是!

谢道之心酸难过。

“你是一个干净的人,这个污浊的世间容不下干净,这不是你的错,是这个世间的错,是我们这些人的错。

那人目光良久的定在他脸上。

谢道之第一次大胆的对上他的眼神,眼眶湿润。

“水至清则无鱼。

别恨自己,你的存在,能让我们这些人看到自己的良心有多脏,有多黑,有多丑。

那人听完,既无喜,也无悲,神色淡淡,好像在听一件与自己并无太多瓜葛的事。

“我不是在讨好你,我说的句句是真。

“我知道。

那人背手转过身,眼神不知道看向何处。

“世事一场大梦,人生几度秋凉。

好人,是这个世界上最残忍的称呼。

谢道之顿时羞愧的脸红脖子粗。

自己刚才的话,就像他身上这身官服一样,居高临下,而且有前所未有的轻浮。

正不知如何是好时,那人突然转过身。

面对面,眼对眼。

夜,黑极了;烛火,在风中一跳一跳。

“于这世间,还是做个俗人更好。

他的语速很慢,带着一丝悲凉,“只是俗人也有俗人的难。

那人慢慢伸出手,放在他的头上,轻轻揉了下。

“孩子啊,好自为之!

一声孩子,让谢道之原本就愧疚狼狈的心,骤然崩裂,眼泪一下子从眼眶中决堤,喷涌着流出来。

“父亲——谢道之大喊一声,猛的从梦中惊醒。

泪眼朦胧中,他看到老三的脸凑过来。

“父亲,你怎么了……你怎么不说话啊!

谢道之闭上眼,头顶那一处被那人抚摸过的温度,顺着西经八脉往他心口上烫。

这是他盼了西十年的温度;这是他等了西十年的亲情。

终于得到了。

也再不会得到。

谢道之两行浊泪又滚下来。

“三儿啊,父亲这辈子,再也没有父亲了!

小说《谁懂啊,病秧子短命鬼要娶我续命》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畅读精品小说谁懂啊,病秧子短命鬼要娶我续命》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