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武松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古代言情›精修版云鬓乱,错献禁欲相公

>

精修版云鬓乱,错献禁欲相公

粟粟兔 著

云鬓乱,错献禁欲相公 古代言情 陆霁安容央

《云鬓乱,错献禁欲相公》主角陆霁安容央,是小说写手“粟粟兔”所写。精彩内容:【咸鱼摆烂放浪不羁女主X清冷腹黑傲娇世子爷】  容央一朝穿越,因为隆胸纤腰,盛臀修腿,被选成为侯府大娘子。  新婚夫君金尊玉贵,年少英才,是上京城无数女郎心中的最佳夫婿,唯独对她这个妻子冷淡无感。  花容央拿十八般武艺、使浑身解数,却只得男人清冷驳斥。  “少在我面前耍心思。”  “你是不是活腻了?”  “不必费尽心机,我不可能碰你!”  容央怕了。  这侯府是待不下去了,还是趁早找下家跑路。  她开始物色京城各大美男,夫君的同僚金科进士,府中为她看诊的神医,教她读书习字的夫子……  就在容央到处撒网之际,突然被夫君摁到了床上。  说好的对我没兴趣呢?!  可等容央准备接受没羞没躁的快活日子了,她的真夫君回来了,那夜夜拉着她颠鸾倒凤不止天地为何物的男人是谁?!...

来源:cd   主角: 陆霁安容央   更新: 2024-03-29 05:52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以古代言情为叙事背景的小说《云鬓乱,错献禁欲相公》是很多网友在关注的一部言情佳作,“粟粟兔”大大创作,陆霁安容央两位主人公之间的故事让人看后流连忘返,梗概:”惊蛰垂手,“是。”主院那边,华阳公主等了好半天,才知道儿子出去了。宋氏凉凉一笑,“这身子骨也太弱了,回去一晚上就病了,不知道得还以为这是不懂规矩呢。”王氏摸了下自己的耳环,“你可别这么说,好歹是公主千挑万选的儿媳妇,只要能给咱们家生个嫡孙,身子骨差点有什么要紧...

第24章

大少奶奶回家一趟就病了的消息,侯府当天就知道了。
毕竟陆霁安从下马车到回院子,全程把容央抱着进了屋。
刚一放下,就发现了手臂上的大片血迹。
陆霁安一愣,摸了摸容央的额头,发现滚烫灼人,他一下掀开披风,见她身下竟然在出血,男人脸色一变,“快,大夫来了没!?
福慧难得见陆霁安如此失态,赶紧上前一看,“这,郎君还是先让我看看。
陆霁安蹙眉,“嬷嬷什么时候会医术了?
福慧尴尬地清了清嗓子,“这或许,跟病了也没关系,女子每月癸水也会如此的,奴才想看看,免得到时候误会,让少奶奶难堪。
陆霁安顿时觉得手上的披风有点烫手,立刻甩了开去,别开脸道“那我先去更衣,你们好生照顾她就行。
陆霁安急着要去衙门处理魏无言那批货,回了自己的房间后将衣服脱下。
看着手臂上的血痕,陆霁安叫了水。
等再出来的时候,他也来不及去跟主院请安,直接去衙门。
“爷,您是不是哪里不舒服。惊蛰看着陆霁安面色泛红,没忍住问了一嘴。
“多话,你看管不力,有罪当罚,去后院领五十军鞭。
惊蛰垂手,“是。
主院那边,华阳公主等了好半天,才知道儿子出去了。
宋氏凉凉一笑,“这身子骨也太弱了,回去一晚上就病了,不知道得还以为这是不懂规矩呢。
王氏摸了下自己的耳环,“你可别这么说,好歹是公主千挑万选的儿媳妇,只要能给咱们家生个嫡孙,身子骨差点有什么要紧。
华阳撂下茶盏,觉得最近真是没一点顺心的。
这儿媳妇回去才多久就病了,怀孩子的事,岂不是又要拖延?
容央只觉得自己浑身发冷,被抬起来喝了一碗药,哭得她全部都吐了出来,梦里她好像浸泡在冷缸里,陆霁安那小子拿着鞭子站在她面前,她敢起来就打她。
容央又急又气,差点呕出一口血来。
陆霁安是在第二日回府才知道容央还没醒过来的。
“怎么还没醒?他一跨进小院,就闻到了一股药味。
“老奴也不知道,大夫说少奶奶这病蹊跷,按理说只是寻常发热,几副药下去也就好了,可少奶奶这药啊,这一丁点也喂不进去,再这样下去,人可就要烧糊涂了。
陆霁安话不多说,拿出令牌交给绝影,“去请裴知聿来一趟。
“裴神医未必肯吧?
“你只管去。
陆霁安接过福慧手里的帕子,替她擦了擦额头,见她嘴里呢喃,他俯身凑近,才听到她在骂,“陆霁安,你个王八羔子,等老娘好了,要你好看。
陆霁安气到无语,捏着她的鼻子,“等你好了再说。
“一直都没清醒过么?
“是,一直就这么昏昏沉沉的,大夫说再不醒就……
“她会醒。陆霁安只说了这么三个字。
裴知聿刚进侯府小院,就看到了陆霁安站在院中。
“是什么大不了的病人,非要把我叫来?
陆霁安转头,“一个女人,劳烦你了,给看看。
裴知聿挑眉,“你小子也有女人,真是稀奇。
他跟着陆霁安入内,人已经都被陆霁安给差遣到外头去了。
裴知聿绕过屏风,看到容央时,微微挑眉,“哟,上来弄来的小美人。
“少废话。
裴知聿放下药箱,开始给她把脉,“她怎么了。
“昨晚上泡了一夜冰水,高烧不退。
裴知聿心头火起,“你知不知道我的时间很宝贵,就来治疗这种病!?
裴知聿刚骂完,察觉到了不对,打开容央的眼睛看了看,又拿出银针为她治疗。
“怎么?
裴知聿一边替容央施针,一边口气不善,“也不知道是哪个黑心肝的,将这种禁药给这样一个弱女子使用,还好药量不大,若是多一些,那可是要一生难以有孕,使其断绝血脉。
在这个时代,让女人生不出孩子,无异于判她死刑。
“一般只有青楼那地方逼迫女子就范,才会用这样的虎狼之药,这事你哪弄回来的可怜虫?本就血气不足的时候,还要被人塞进冰冷的浴桶之中,难怪会高热不退。
陆霁安没回答,“能治么?
“我是谁,当然能治。裴知聿快速写了个药方,“去抓药,三碗水熬成一碗。
裴知聿给容央施针完毕,就去看着药了,过了会让人给陆霁安送来,自己先去客房休息,若有什么不对劲地,再来叫他。
容央醒过来的时候,就看到了陆霁安那个死男人,她以为自己上天了。
“我这是,到了天堂了?
“你说什么?
容央微微睁着眼,呼出来的气都是滚烫的。
“我是不是……快死了。
“放屁,祸害遗千年,你这样的,菩萨不收,也不怕脏了菩萨的道场。
容央没力气骂他,陆霁安把药端过来,“既然醒了,起来把药喝了。
“好苦……
“给你买了蜜饯。陆霁安把糖捻自己手上,“起不起来喝。
容央哪有力气,怎么就嫁了这么个不解风情的狗东西,“你喂我
福慧尴尬,默默退到了屏风后头。
陆霁安脸一黑,“你少在这耍花样。
容央也没体力跟他撒娇了,可惜怎么动都爬不起来,扑腾了两下后累的不轻。
陆霁安揽着她的肩膀,将她抱了起来,让她靠在自己身前。
“乖乖喝了。
容央闻着那药味就想吐。
陆霁安的碗刚凑近,她忍住就想推开。
男人不耐,仰头将药喝了,随后将她抓了过来,扣住她的下巴,直接吻了上去。
容央陡然瞪圆了眼,万万没想到这狗男人第一次吻她,竟然想喂她吃药。
药顺着他的唇落入她的口中,有一些顺着唇角流进了衣襟里,容央看着他的睫毛颤了颤,窗外梨花随风摇晃,喜鹊并头站在一块,看向屋内两个人。
华阳公主刚进门,就看到了这一幕,宋氏大叫一声,捂着帕子赶紧往外走。
陆霁安反应过来,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后猛地松开了容央。
“哎呦。她被推回床上,嘴巴都被他亲肿了。

小说《云鬓乱,错献禁欲相公》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精修版云鬓乱,错献禁欲相公》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