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武松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现代言情›全文阅读桑汐陆闻瑾

>

全文阅读桑汐陆闻瑾

陆闻瑾 著

桑汐陆闻瑾 现代言情 陆闻瑾桑汐

网文大咖“陆闻瑾”大大的完结小说《桑汐陆闻瑾》,是很多网友加入书单的一部现代言情,反转不断的剧情,以及主角陆闻瑾桑汐讨喜的人设是本文成功的关键,详情:周夫人掀开被子,上床,“你做主,催促闻瑾订婚,他和禧儿各有各的主儿了,我才安心。   第二天早晨,桑汐一进餐厅,周夫人目不转睛打量她,“昨晚不舒服?”...

来源:1   主角: 陆闻瑾桑汐   更新: 2024-03-28 20:15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无删减版本的现代言情《桑汐陆闻瑾》,成功收获了一大批的读者们关注,故事的原创作者叫做陆闻瑾,非常的具有实力,主角陆闻瑾桑汐。简要概述:周夫人掀开被子,上床,“你做主,催促闻瑾订婚,他和禧儿各有各的主儿了,我才安心第二天早晨,桑汐一进餐厅,周夫人目不转睛打量她,“昨晚不舒服?”她拉椅子坐下,“是有点

第2章

陆闻瑾也停下,一巴掌抡在他左脸。 清脆的“啪,震得他一颠。 “这一巴掌,是教你学乖。 耿世清不吱声。 他多多少少是畏惧陆闻瑾的。 周家唯一的公子,和他们这种兄弟姐妹一大堆的,分量不一样,宝贝得要命。加上本事大,脾气更大,圈里子弟打打闹闹的,从没有打闹到陆闻瑾那里的。 他臊眉耷眼,“大哥,我是吓唬她玩的—— 又一巴掌。 和上一巴掌抡在同一个
的时候你老老实实姓程,是没娘家的便宜东西!
浑身的血液逆流,涌上头顶,她大口吸气,抽搐得厉害。
“耿家赏你一碗饭,接手你母亲,接手破烂儿程家,是看得起你,你装什么清高?
桑汐涣散的瞳孔渐渐聚焦,定格在某个点。
一副颀长,灼亮的轮廓。
耿世清蹙眉,扭过头。
陆闻瑾去而复返,站在一柱白灯下,身型明晃晃的。
“你让谁消失?
耿世清顿时不动了。
手也松了。
桑汐趁机摆脱他的桎梏,沿着墙壁滑下来,抱膝坐在地上。
“你好大的口气。
陆闻瑾进一米,耿世清退一米。
进两米,退两米。
直到耿世清被逼至墙角,不得不停下。
陆闻瑾也停下,一巴掌抡在他左脸。
清脆的“啪,震得他一颠。
“这一巴掌,是教你学乖。
耿世清不吱声。
他多多少少是畏惧陆闻瑾的。

周家唯一的公子,和他们这种兄弟姐妹一大堆的,分量不一样,宝贝得要命。加上本事大,脾气更大,圈里子弟打打闹闹的,从没有打闹到陆闻瑾那里的。
他臊眉耷眼,“大哥,我是吓唬她玩的——
又一巴掌。
和上一巴掌抡在同一个位置,叠罗汉似的,刹那烙印出绯红的指痕。
火烧火燎的。
耿世清一字不吭了。
“第二个巴掌,是教你清醒。陆闻瑾眉峰凛冽,寒气沉沉,“耿家势大,不代表你可以目中无人,我周家如今还压了你耿家半头,打狗要看主人,何况是周家名义上的养女。周淮康是什么职位,李韵宁是什么背景,你不清楚,你父亲不清楚吗?
耿世清头埋低,既怕他,又不服气,鼻腔呼哧呼哧的。
陆闻瑾审视他,“我教你道理,你服不服。
他舔门牙,铁锈味的血唾沫,“服。
“告状吗?
耿世清拳头攥得发抖,“大哥教我道理,是好意,我不告。
“好妹夫。陆闻瑾笑了,“禧儿,挽着世清。
桑汐勉强平稳了情绪,又坐了好一会儿,扶着墙起来,神情麻木挽住耿世清。
“清理干净眼泪。
陆闻瑾递给她帕子。
她腾出一只手接过来,抹脸的刹那,男人开口制止,“用另一面擦。
桑汐一愣。
蓦地想到在休息室里擦大腿根的一幕,她将帕子还给陆闻瑾,用手背抹眼泪。
收拾完,三人进入主会场。
司仪在台上讲述新郎新娘恋爱长跑9年的伟大事迹,省略了新郎劈腿嫩模、新娘国外泡猛男的插曲,以“大贵联姻大富,奉子成婚双喜两门的结局讲完了恋爱故事。
观众席掌声如潮。
观礼厅和婚宴厅在两个礼堂,观礼厅的中间是鲜花铺路,左、右各有5个观众席位,耿世清恰好坐右边1号座位,桑汐在左边5号座位。
陆闻瑾带着桑汐入席。
“去哪了?周夫人盯着他们。
“我在休息室补觉了。桑汐坐下,一旁是陆闻瑾。
“闻瑾,你座位是2号。周夫人提醒。
2、3号座位是一对贵宾夫妇,闻言起身让座,陆闻瑾拉住那位男士,客气颔首,“无所谓,我坐这里。
夫妇重新落座。
周夫人脸色凝重。
他对哪个女人都不错
“小李家族有三子一女,这场婚礼的主角是长子,所以格外隆重,次子和幼子未婚,据传女儿的婚礼规格不逊色长子,嫁的是美国一位副州长,定居在华盛顿了。
周夫人挺别扭的,和“小李家族相比,“大李家族的后代没什么大出息,陆闻瑾的表兄弟、表姊妹,一个个儿着了魔,追求真爱、追求自由,不肯联姻,急得老爷子留下遗嘱,李韵宁是长女,陆闻瑾作为长外孙,肩负着李氏家族的重担,必须服从联姻,庇护李家的兄弟姐妹。
如今小李家族子孙满堂,一代比一代辉煌,周夫人压力太大。
她和3号座椅的太太交换了位置,对陆闻瑾下最后通牒,“禧儿订完婚,你陪我去华家提亲。
“是。他目视前方。
“你父亲身份特殊,婚宴不在北方办,回苏州办。周夫人立志扬眉吐气,“预算上不封顶,盖过小李家族。
陆闻瑾又答了一声是。
“禧儿呢?周夫人欠了欠身,“订婚简约,结婚要隆重的,你喜欢西式的中式的?
台上是正宗的西式婚礼。
有教父,钻石后冠,洁白的婚纱,九层的黑天鹅蛋糕,可她不喜欢。
她的婚姻并不纯粹。
面对耿世清也讲不出所谓的誓言。
“我喜欢中式。
陆闻瑾望着仪式台,缄默不语。
“中式贵气,禧儿适合大红色的喜服,世清的腿不利索,喜褂喜袍正好遮住。周夫人心情愉悦了,“闻瑾,你按照禧儿的喜好准备,3月订婚,10月结婚,七个月的时间绰绰有余。
桑汐悄悄瞟他,他仍旧目不斜视,整个人一动不动,极端的平静之下,仿佛是一潭由死海复活的深海。
漩涡四起,啸浪激荡。
“你记住了吗?周夫人催促。
他略侧过头,“记住了。
仪式进行了四十分钟,礼仪小姐引领着宾客去宴席厅。
叶柏南朝周夫人打过招呼,动作绅士拉开桑汐的椅子。
耿世清不大乐意,“叶大公子的座位是挨着我老婆的吗?
他明知故问,“耿公子的太太是?
“桑汐啊。
叶柏南讶异,“恕我冒昧,我为什么没收到请柬?耿家如此看不起我叶家吗。
“我没举行婚礼,你收什么请柬?耿世清嘬牙花子,怀疑他和自己对着干。
“那怎么称呼太太呢?为时尚早了。叶柏南笑意谦和,既不攻击,又不轻浮,无懈可击。
“法律规定没领证不能称呼老公老婆了?耿世清觉得他无理搅三分,“叶大公子管得太宽了吧。
“私下的情趣,称呼什么也不过分,公开场合谨言慎行。叶柏南笑得高深莫测,“任何人无法预知明日发生什么,没必要一锤定音,避免给自己、给他人带来难堪。
耿世清听出他话里有话,“叶柏南——
“哟,耿公子的脸肿了?被打啦?3号座位的贵妇发现了什么了不得的,眼神震惊。
陆闻瑾一边喝酒,一边若无其事打量他。
他清楚,是警告。
什么可说,什么不可说。
“感冒了。他尴尬笑,“又吃了发物,导致皮肤过敏。
明眼人都瞧得出是巴掌印,耿世清不承认,贵妇也没戳穿,“耿公子少喝酒,酒精上脸,更红肿了,您喝杯茶。
贵妇念在耿家夫妇的势力,蛮关照耿世清,亲自为他斟茶,他垂头丧气不吭声。
“你只吃素吗?
叶柏南观察桑汐许久了,她反复夹素菜,没夹过肉。

小说《桑汐陆闻瑾》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全文阅读桑汐陆闻瑾》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