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武松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古代言情›梁程美景优秀文集

>

梁程美景优秀文集

月缱绻 著

古代言情 梁书媞程清玙 梁程美景

网文大咖“月缱绻”最新创作上线的小说《梁程美景》,是质量非常高的一部古代言情,梁书媞程清玙是文里涉及到的关键人物,超爽情节主要讲述的是:【西安女考古研究员✖️香港心外科圣手】深夜,青藏铁路的火车上,播放着寻找医生的广播,上铺没戴眼镜的梁书媞把多余的葡萄糖送给了在下铺行医的医生。火车经过唐古拉山手机失去信号时,餐车里,梁书媞对面的男人仗义疏财替她现金付了早餐,当他走后,从旁人的口里才得知,原来他就是昨晚的医生。缘分使得他们在同一个旅游团里相逢,赏过林芝桃花,看过银河星空,也在大雪纷飞里里同游过八廓街。贡嘎机场外,上一秒是她情难自已主动吻别,下一秒她在飞机起飞前,将对方删除。*港城最大的私立医院大厅里,做完急诊手术的程清玙,见到了那个女人。路灯下,他问她“来香港玩,没想过联系我?”紧接着,他像是笑了一下,“哦,对了,你把我删了,怎么会有我的联系方式。”*后来,他去了她的城市进修,长安城的城墙上,他们一起吹过晚风。*爱情不是终日彼此对视,爱情是共同瞭望远方、相伴而行。 ——《小王子》...

来源:cd   主角: 梁书媞程清玙   更新: 2024-04-01 05:30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古代言情《梁程美景》,讲述主角梁书媞程清玙的爱恨纠葛,作者“月缱绻”倾心编著中,本站阅读体验极佳,剧情简介:前排的情侣早也互相倚着睡了,副驾驶的上官曦也是蔫蔫的模样,只有洛桑全神贯注地开车。车子行经的路上偶有不平坦,后座几乎全暗,只有对面行驶过的车灯和路灯,带来一瞬而又仓促的光亮。程清玙的眉骨与轮廓在昏暗里,却又如此清晰。“不要吸得太猛,容易过度呼吸,慢慢来...

第7章

回酒店的路上,梁书媞一上车就开始闭眼装睡,内心的暗潮涌动跟喝了假酒一样。

程清玙只当她是真累了,也没有打扰,过了一会儿,闭眼靠窗的女人突然坐直身子拿起背包,拉开拉链,从里掏出一罐氧气瓶,然后打开盖子,面罩怼到鼻口,按下出气按钮,使劲吸氧。

一气呵成的动静,倒惊了旁边的男人,于是微微弯了腰,轻问

“你不舒服?

梁书媞手里按压的动作没停,又猛吸了一口,随后把面罩拿开,喃喃道

“没事,可能刚舞跳太猛了。

语毕,又准备再猛吸一口时,程清玙却伸手按住了她的右臂。

前排的情侣早也互相倚着睡了,副驾驶的上官曦也是蔫蔫的模样,只有洛桑全神贯注地开车。

车子行经的路上偶有不平坦,后座几乎全暗,只有对面行驶过的车灯和路灯,带来一瞬而又仓促的光亮。

程清玙的眉骨与轮廓在昏暗里,却又如此清晰。

“不要吸得太猛,容易过度呼吸,慢慢来。

之后,他的手就放开了。

慢慢来,慢慢来。

梁书媞手上的动作是慢了,可感觉到自己的心跳声,震耳欲聋,她缓了缓,

“程医生,你是哪个科的医生?

“心外科。

梁书媞一听跟心脏有关,自己腌臢的心思愈发提不上台面了。

“心外科好,心外科好。

她自说了两句话,又合眼睡了。

程清玙看闭眼的梁书媞,神色还好,倒不像是有什么大的问题,便也放下心,靠回自己的背椅上。

他闭上眼,脑海里闪过的却是一幕幕篝火,随后便睁开了眼,不再假寐,只是看着前方挡风玻璃外的夜路。

晚上十二点,程清玙洗漱完毕,明天一早赶路,他提前收拾行李。

把电脑装进电脑包后,从旁边的口袋里,掏出了一块手表。

腕带是黑色的皮革,表壳的一圈白金镶嵌着钻石,表盘的底色却是蔚蓝,倘若再仔细看,就会看到表盘上的苍穹和星空,璀璨的银河也在其中。

如此完美而精致的表,只可惜,表盘的角落,有一丝裂缝。

程清玙拿起表,端详的不是裂缝,反而是表上的那一抹银河与月。

他看着秒针一针针转过,最后将表又扔回了电脑包里。

凌晨四点,梁书媞的手机闹钟一响,就被她按掉,再过了五分钟,闹钟又响,她又按掉,安静了几秒钟后,一只手才磨磨蹭蹭的从被子里伸出,开了床头灯。

她起来只是简单刷牙洗了把脸,穿好衣服,四点半,出了房门。

电梯一路下行,电梯门打开,酒店的大厅倒还是一如继往的灯火通明。

梁书媞准备找前台去要洛桑留下的车钥匙,结果朝大厅休息处一看,沙发上明晃晃坐了一人。

烟灰色的羽绒服被穿得干练帅气,不是程清玙又是谁?

“程清玙?

梁书媞喊了男人的全名。

程清玙闻声转过头站了起来,直接朝梁书媞走过来。

“这么早,你怎么在这儿?

她又问。

程清玙却从自己的衣服口袋,掏出了车钥匙。

“我也想去看看银河,昨晚上找洛桑要车钥匙,他说给你留在前台了,我下来得早,就取了。

她竭力装作只是因为有人同行的简单喜悦,

“哇,那太好了,你怎么没早点告诉我的,我就早点下来了。

程清玙没有解释原因,只是道

“你先在这儿等一会儿,我去开车。

“那一起走吧。

“不用了,你就在里面等吧。

说完,他就只身出了酒店。

见他离去的背影,如一锅慢火熬炖着一切,熬的,炖的,是什么,梁书媞自己也说不上来。

五六分钟后,车就出现在了酒店门口。

梁书媞看到后,就快速往外走,从酒店大门一出来,四溢的寒气接踵而至,呼吸出来一缕缕雾气。

很快,她一坐进副驾驶,又被融融暖意包围。

上了车,梁书媞才想起问

“香港好像是右舵驾驶,现在左舵驾驶能习惯吗,要不我来?

“没事,以前左右舵经常换着开。

“好,那我导航吧。

梁书媞掏出手机,目的地设置成了之前向洛桑问好的地方,倒也不远,开车就是二十来分钟的样子。

“系好安全带。程清玙提醒。

“哦,对。梁书媞侧身赶紧拉出安全带,扣好。

接着,车子就出发了。

万籁俱寂,县城的路灯还亮着,马路上几乎没有车辆。

梁书媞一瞬间觉得,他们像是从城市的光亮里逃亡,去寻找黑暗里的星星。

转而一想,不是像,是本身就是。

梁书媞问

“你以前亲眼见过银河吗?

认真开车的程清玙回答,

“见过几次。

“那你可真幸运,我一次都没见过。

男人目光继续看前面的路,猜不出情绪,

“那等一会儿就能看到了。

车子最终抵达了观星点,竟没有人。

“我不会导错地方了吧。

程清玙熄了火,灭了车灯,

“下了车,我们就知道了。

梁书媞解开安全带,从车上蹦下来。

抬头一望,繁星满满泼洒在整个天际。

她以前在农村做田野考古的时候,也见过漫天繁星。

可是远没有眼前的震撼,在光污染和大气污染极少的西藏,仿佛真的可以只手摘星辰。

她高兴得有些上头,头仰着,嘴里一直说着

“卧,天呐,太好看了吧。

三两步走到了观星台上,转身的方向一仰头,一条白色的亮带横跨星空,又像断裂的深渊,她整个人兴奋到差点原地蹦两下,大喊着

“程清玙,快看。

一手朝天指着银河的方向,

“银河,是银河吧?

“我的妈呀,太漂亮的吧。

程清玙笑着走上观星台,朝梁书媞手指的方向看去,是银河。

银河下,天地交接的地方,屹立着山。

程清玙回到车旁,从后备箱拿出了两把露营椅子。

再往过走时,发现先前高兴地又蹦又跳的梁书媞,此时却仰着头异常沉默。

当他走近,才看到她眼角含着泪,顺着脸庞,滑下了一滴。

梁书媞听见动静,收回仰头的姿势,鼻头和脸颊被冻得微微泛红,眼眶里还含着泪光,朝程清玙微微一笑,像是给自己说,又像是在给程清玙说,

“该早点来西藏看星星的。

程清玙心里头一次体会到,不知所措。

最后,他也只是道

“那就坐下看吧,冷了,我们就回车里。

梁书媞接过了一把椅子,找了个视野最好的地方展开坐下。

程清玙跟着过来,两人并排坐着,他问

“为什么说该早点来西藏看星星的?

梁书媞不知道该不该把自己的秘密告诉一个萍水相逢了人,但是她又觉着,不是所有萍水相逢的人,都能和眼前人一样的。

“我告诉你,你不可以笑话我。

“怎么会呢?

“我记得小时候看科普书,说织女星距离地球的距离是25光年,也就是说,我们现在看到它的亮度,其实是它在25年前从宇宙发出的。

“后来,我上大学,读了《三体》,里面有个角色叫云天明,他在快死的时候,给自己喜欢的女孩买了一颗星星,那颗星星距离地球二百八十六光年,云天明当时心想,那颗微弱的光线在太空中行走了三个世纪才接触到他们的视网膜,而现在这颗星星发出的光芒,要在二百八十六年后才能抵达地球。

说到这里,梁书媞停了下来,觉得自己好像铺垫的有些长了,她去看程清玙,见他眼里没有丝毫不耐烦,反而是很认真,她感觉到了一种鼓励,于是继续讲下去,

“我在到研一的时候,才有机会去田野考古,其实在刚开始很长一段时间内,我都是一无所获的,但是有一天我在扫掉一层土后,发现不同,它露出了一角的颜色,是淡绿色的。

“最后发掘出来,在各项检测和修复后,认定它是汉代的绿釉博山炉,很漂亮,价值也很高的。

“当时,队里的所有老师和同学都说我手气好,有新手光环,第一次参与田野考古手里就能出这样的东西,有的人干了很多年,都不一定能挖掘出一个整凑的物件。

“那段日子,简直是我人生的高光,我几天几夜兴奋地睡不着觉,睡着了,都能笑醒,有一晚,实在高兴,就从宿舍出来,一抬头,满天的星星。

“就是那一刻,我突然想起我曾经看过的书,读过的故事,我就在想,这些星星里面,是不是有一束光,就是公元前200多年,和博山炉同一个时期,发出来的。

“通过我,让它们在2000多年后,再次相遇。

“就像兵马俑的一位修复师,在看到兵马俑人物嘴唇上的指纹,他说那是他和那位2000多年以前的工匠,跨越时空的对话。

娓娓道来的故事,给了程清玙难以言说的触动,尤其是在梁书媞诉说这一切时,虽然仰头看着天空,但他依旧能看到她眼里的光。

“后来,我又查资料,发现肉眼大概率只能看到2000光年以内的星星,再远就很难了。

“所以,我就想着在不借助外力的情况下,去最适合看星星的地方,看更远的星星。

“也许,未来某一天,

她扭过头,看着程清玙的眼睛,指了天,指了地,再指了她自己,

“会有更古老的相遇,因为我。

寒光浸骨,人会冻得麻木,程清玙却觉心扉突然洞开,有人在发着光。

他一个字都说不出,这种陌生而又轰然的感觉,比什么都澎湃。

梁书媞心中愉悦,掏出了手机,拍了几张星空的照片,但是没有专业的设备,拍出来的效果一般般。

又尝试着调了调参数,增加曝光时间,但是她的手没办法一直拿着不抖,就还是失败。

几次下来,照片没拍成功,两只手还冻得不行。

“要不我试试?一直注意着梁书媞动作的程清玙开了口。

梁书媞把手机给了他。

明明是同样的参数,15秒的时间,程清玙的手却很稳。

“你看行吗?

程清玙把照片打开给她看,梁书媞接过,照片里的银河竟然也清晰可见,是一张完美的照片,她忍不住发自内心夸赞,

“程医生,不愧是你,手很稳啊。

程清玙淡淡笑了笑,

“我也是硬撑的,再多一秒,就露馅了。

这话,逗笑了梁书媞,她差点又要笑哭了。

“除了那天在火车上,我几乎再没听见你说粤语哎。

“你想听我用粤语讲乜嘢。

梁书媞愣了几秒,然后大概听懂了程清玙的话,最后她酝酿了一下,说了句她仅会的粤语之一,

“你猴赛雷啊。

这回又是轮到程清玙笑了,

“你嘅粤语讲嘅也好好啊。

梁书媞这下没听懂,

“你说的什么啊?

“我说你的粤语讲的也很好啊。

梁书媞哼了一下,

“你最好是在夸我,不是在讽刺我,我就会两句粤语,这是第一句。

“那第二句呢?

梁书媞本来不打算说,但是眼下还是有了开玩笑的心思,于是问

“你真的要我说?

程清玙点了点头。

“这可是你要听的哈,咳咳。

她清了清嗓子,本来是要扭头对着男人说,结果一对上程清玙琼玉般的样貌,又把目光转移到了自己的前方,一脸冷漠道

“死扑街。

她一说完,程清玙只愣了一下,就笑出了声,

“梁小姐,你真嘅好得意。

梁书媞听懂了后面的好像是得意两个字,无语道

“这有什么得意的,程清玙,你真的很会讽刺我啊。

程清玙知道她会错了意,但也没有解释,倒情愿她不懂吧。

于是便提了其他话题,聊了起来。

夜色催更 ,星空虽美,却也极冷。

“星星看得尽兴吗,如果没尽兴,就再待一会儿,要是觉得尽兴了,就上车吧,你别感冒了。

梁书媞感受到了程清玙隐隐约约的关心,她开心了一下,便又清醒了。

如今又不是十几岁或者二十出头的年纪,一天天真够自作多情加胡思乱想的。

他是医生,关心别人的身体是他的职业病,和这个人是谁,没有关系。

“很尽兴了,要不是你也一起,我一个人来,可能要无聊好多了。

这话,单从字面上,也能硬解读出暧昧的意思,但梁书媞话说得十分敞亮,倒真只是志同道合的友人一样。

程清玙神情平淡,

“那就好,回吧。

小说《梁程美景》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梁程美景优秀文集》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