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武松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穿越重生›王爷太能作精选篇章阅读

>

王爷太能作精选篇章阅读

今朝如晤 著

叶歆叶非予 王爷太能作 穿越重生

穿越重生《王爷太能作》,现已上架,主角是叶歆叶非予,作者“今朝如晤”大大创作的一部优秀著作,无错版精彩剧情描述:谢家贤王没什么别的爱好,就喜欢没事给自己树立对手、培养敌人,仗着身份,用正大光明的理由,对她行丧心病狂之事!贤王德佑,奉赐天予,狗屁呢。一朝穿越,慕沉川险两身陨命,什么嫡姐庶妹,公主皇妃?抱歉,从前的那只小兔子早被那男人杀身诛心,现在的这只,可是会狐假虎威的小野猫。“你说我今天怎么对你才好?”“随便你,这一百日,都随你。”此时随谢家王爷为所欲为的慕沉川,又怎么料得到,百日后……...

来源:cd   主角: 叶歆叶非予   更新: 2024-04-01 04:09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以穿越重生为叙事背景的小说《王爷太能作》是很多网友在关注的一部言情佳作,“今朝如晤”大大创作,叶歆叶非予两位主人公之间的故事让人看后流连忘返,梗概:慕沉川正要走开的步子就“咯噔”的卡住了。桑苎庄。“桑苎庄怎么了?”她一愣过后伸手就一把抓过那说话人的胳膊,“这、这官兵是去抓祁家人的?”慕沉川的震惊和焦灼完全都写在脸上。那人也是莫名,看这小丫头心焦如焚:“我也不知道啊,现在听风就是雨的,宫里出事的一定是个大人物,否则怎么会草木皆兵的,”他伸手指着外...

第42章 祁家有大难

慕沉川自认不是个喜欢听小八卦的,这会儿倒是脑子一转,该不会是她昨晚上打了哪个达官贵人,这会人家要翻遍整个皇城找她公报私仇了?

她还真有那么一瞬的想法,全身鸡皮疙瘩一起——正想挪个脚步开溜,边上的小老百姓都围了过去,慕沉川下意识竖了竖耳朵。

“这事我知道,我在宫里有个当差的表兄,听说是昨夜里,说话的大汉一口仰头就饮尽了碗中热茶,“宫里见了血了。他神秘兮兮,探头探脑,有一点小得瑟,也带着更多的不可言说。

“见血?死人了?边上的人比他还着急,也不知道是为了听八卦还是想知道事实,“可宫里要是死了人,关桑苎庄什么事?这一早满大街的就把茶庄都给封了,你说这理说的通?那人两手一摊。

慕沉川正要走开的步子就“咯噔的卡住了。

桑苎庄。

“桑苎庄怎么了?她一愣过后伸手就一把抓过那说话人的胳膊,“这、这官兵是去抓祁家人的?慕沉川的震惊和焦灼完全都写在脸上。

那人也是莫名,看这小丫头心焦如焚“我也不知道啊,现在听风就是雨的,宫里出事的一定是个大人物,否则怎么会草木皆兵的,他伸手指着外头那些行色匆匆的官兵,“桑苎庄是皇家贡茶的园子,谁知道这里头是不是……他不再说。

边上的人都暗暗点了点头。

慕沉川眉头都拧巴在了一起,一个个的点头就跟都暗自通了什么气似的,你们倒是起劲个什么?

“祁家人全都被关进大理寺了。

“听说罪名是谋害皇家。

“啧啧啧……真是一朝树倒啊,我早说了,跟朝廷里的人打交道,难!

“你可别说,生意做的这么大,难保不是同行陷害啊……

悻悻然的马后炮从来不缺少。

七嘴八舌吵的慕沉川无法思考,她一把甩开那人的手,几乎想也没想,连奔带跑的就直往祁家大院冲。

果不其然,边门侧门全都上了封条,正门早就被官府封锁,围观的人里三层外三层的看着他们也根本不明白的“事情经过。

祁家真的出事了。

慕沉川脑子里轰隆一下,只有刚才那些吃瓜群众口中的那句“谋害皇族一直在心头萦绕,祁昱修那样的人又怎么会谋害皇族?他昨晚上都根本没有去华灯筵,又是如何谋害,究竟这其中发生了什么?!

众人的指指点点让慕沉川很是不甘,仿佛这种说法是对祁家莫大的侮辱。

世道冷漠,人情冷暖。

“哟,四妹也来看这‘树倒猢狲散’呀。清亮亮的女声带着幸灾乐祸。

慕沉川抬起头,正是慕涵瑶。

“你胡说什么!慕沉川反口就驳。

“胡说?慕涵瑶哈哈大笑,“全皇城都知道祁家有难,我可早说了,你和这个男人不清不楚的,有事没事腻歪在一起,啧啧啧。她作壁上观看好戏。

“你嘴巴放干净些。慕沉川咬牙,“祁家的事自有圣上定夺,还轮不到你这女人在这里兴风作浪。

慕涵瑶哼笑“小狐狸精,别以为有了贤王作靠山就可以为所欲为了,在外头和男人勾三搭四我可没有少见,王爷不在意这名声不过因为他根本没将你放在眼中。一个没有任何地位的小姐,说出去也不怕人笑话,谢非予岂会看的上眼,而这个小姐呢,还不知好歹和男人称兄道弟,简直丢人现眼。

“你可不要蹬鼻子上脸,这小情人出了事,我也挺替你难过的。慕涵瑶哎呀哎呀的装腔作势。

慕沉川只觉得这嘴脸恶心透顶“君子之交淡如水,岂会因几声流言蜚语就坏了本性。

“君子之交,慕涵瑶听着这四个字简直笑的前俯后仰,“你一个未出阁的小姐,和另一个大男人谈论什么君子之交,我看……她眼珠子一转就恶毒极了,“你们是拨云撩雨缠绵之交吧。

说不定内地里什么事都做尽了。

慕沉川袖中的拳一握,她自己本就不求什么名声,可祁昱修君子坦荡荡临到头居然被这副嘴脸的慕涵瑶冷嘲热讽,她着实忍不下这口气。

“当初祁家桑苎庄承先皇嘉封御筵,隆恩赐匾,大夫人也曾替太傅府的侄儿谋求合作却被祁昱修一口否决,听说原本想要请陛下赐婚安国侯府的事也作了罢,如今看来,祁哥哥当真是好眼光,尖酸刻薄之辈岂会配得上他?!慕沉川一张嘴便是一锤子下去。

“你,你少给我伶牙俐齿的,我外公会看得上祁昱修?慕涵瑶气的眼睛都瞪了出来,在她的眼中,祁昱修不过是一个占了几分皇家隆恩的商人罢了,而慕沉川就是在讽刺太傅府和安国侯府的女人都是口轻舌薄之人。

“得不到的,自然会嫌弃它酸,啧啧,这话,可真酸。慕沉川装模作样的摆摆手还嗅了嗅,好似真的闻到了。

“你住口,父亲大人说了,这事板上定了钉,祁家这次得罪的,可是太后。慕涵瑶牙尖咬的嘎嘣响,“你把自己放干净些,免得和这些不三不四的人交往惹得安国侯府是非上身。女人跺着脚扭头。

慕沉川回身看着那官兵林立的桑苎庄,红色的封条蛰人心眼,她转身就走。

目的地很明显。

贤王府。

早上的小丫鬟说谢非予一早就入了宫,九成九就是因为昨晚上的“大事,她没有必要到处去打听那些街头小道的不实消息,从堂堂王爷口中,该说和不该说的,她都可以知道的清清楚楚。

但这一次她却被拦在了门外。

“没有王爷的命令,任何人不得擅自进入。这是值守的侍从交代的。

看起来谢非予已经回了府。

“那我想见蓝护卫,可行?慕沉川退而求其次。

守卫的侍从不置可否,却也不言不语,红漆的大门内已有身影直凛凛的站在那,也不知道是何时出现的,像猫的脚步,又像蛇的行踪。

蓝衫。

“慕小姐,王爷不见客。他看起来彬彬有礼,与慕沉川有着客套的疏离。

慕沉川愣了一下,她脑筋转的快,心思也快“可我不是客,她昂头一泯,“我是友,不算客。客人需要客套,友人只需相交。

蓝衫似根本未料她还会这么来一句,抬起头,目光却低落下来审视这小姑娘“慕小姐的利喙赡辞,领教。他退后一步,“王爷说了,若你是为了祁家,那大可不必进门了。

慕沉川鼻尖红红的,眼睛一瞪“他什么都知道,什么都算得准,那也应该清楚,我是不会走的。谢非予是什么人,一步三算,就像是个知道了结局却喜欢看你们苦苦挣扎样子的恶魔。

蓝衫点点头“慕小姐若要求情的话,应该进宫面圣。瞧瞧,那王爷千岁连后路都给你想好了。

狗屁。

“求情无用。慕沉川泯唇,她很清楚,昨晚上的事,若是能掉两滴眼泪,说几句好话就可以一笔勾销的话,哪里还会是今早的局面,以祁昱修的手段和家势,竟然也遭遇如此迅雷不及掩耳的对待——

或者说,这是,祁昱修都根本未曾预料的事。

蓝衫总算勾起了唇角“如此,慕小姐请随我来。

这算是放行了,更好像是一个提醒,让你知道,谢非予那男人厌恶什么,不喜什么,而你,最好别挑他的底线。

这人实在有够恶劣。

慕沉川心里有了个底,一早上整个王城里都是草木皆兵的气氛,她原以为贤王府里也不例外,或者说,至少谢非予应该愁眉不展的为皇家祸事操碎了心——

很显然,并没有。

那佛爷这会老神在在的在园里湖边赏花观鱼,艳红的衣裳衬着枯草杏黄逶迤拖曳,金丝勾了的凤羽银花几乎能灼伤你的眼睛,他慵懒从容,只是长指碾碎了手中的鱼饵,长袖衣袂间落下碎食,湖中金红的鲤鱼就争先恐后的抢夺殆尽。

他比猫,更优雅。

所以慕沉川有那么一瞬以为自己看花了眼。

整个都城都闹翻了天了,这大爷在府中却好像个养尊处优的佛爷。

他甚至没有转头看是谁来了,只是自顾自,天下都与他无关。

慕沉川站在他身后,原本的一腔疑问一腔热血都几乎在这短短的片刻因为这男人的身姿动作要被消弭殆尽,忘记自己究竟是来做什么的。

“咳,她轻轻咳了声,“臣女见过王爷。

谢非予还是没转身,他歪了下头,墨色的长发如瀑,不问不答,视若无睹,他喂完了鱼,顺手就捞起了一旁的书随手翻了两页。

谢家王爷气定神闲,慕沉川却等的心焦难耐。

她转头四下一瞧,周围原本站着随侍的丫鬟小厮已经在不知何时退了下去,连蓝衫也不见踪影。

“王爷,可知祁家出了什么事。虽然这是个问句,却陈述的很。

除了谢非予,没人能更清楚。

“你来我贤王府,就为了这?谢非予慢悠悠的开了口,仿佛在说,这种蝇头小事何以打扰他的清净。

慕沉川一咬唇。

小说《王爷太能作》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王爷太能作精选篇章阅读》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