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武松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奇幻玄幻›身为天才,我居然是家里最弱的?长篇小说

>

身为天才,我居然是家里最弱的?长篇小说

卖菜的秋儿 著

奇幻玄幻 身为天才,我居然是家里最弱的? 陈知安柳七

奇幻玄幻《身为天才,我居然是家里最弱的?》是作者““卖菜的秋儿”诚意出品的一部燃情之作,陈知安柳七两位主角之间虐恋情深的爱情故事值得细细品读,主要讲述的是:陈知安穿越成大唐纨绔,开局进天牢,发现大哥可能是隐世大佬,二哥是天命之子,老爹是最强老六,老妹是女帝转世......被当做天才吹捧了十几年的小侯爷,居然是家里最弱的那个.......

来源:cd   主角: 陈知安柳七   更新: 2024-04-01 03:51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高口碑小说《身为天才,我居然是家里最弱的?》是作者“卖菜的秋儿”的精选作品之一,主人公陈知安柳七身边发生的故事迎来尾声,想要一睹为快的广大网友快快上车:这才扑腾着翅膀向落宝楼飞去。回到落宝楼。陈知安抛给大鸟一条银刀鱼。大鸟嫌弃地看了一眼...

第35章

陪着小妹待了一会儿后。

陈知安挥手一招。

天空中霎时降下一头大鸟。

大鸟觉醒了一缕金翅大鹏血脉。

双翅展开近三丈长。

是狐儿山上最强者。

一身修为已达化虚境。

自打陈知冬入了狐儿山后,它便成了陈知安的座驾。

陈知安熟练一跃而起,大鸟不满地抖了抖身子。

又亲昵地在陈知冬手上蹭了蹭。

这才扑腾着翅膀向落宝楼飞去。

回到落宝楼。

陈知安抛给大鸟一条银刀鱼。

大鸟嫌弃地看了一眼。

抖搂着身子飞走。

如果不是因为妖主,它才懒得理会这人类。

早就习惯这厮态度的陈知安也不恼。

自顾捡起地上的银刀鱼。

手腕翻转。

杀鱼刀出现在手中。

只见刀光闪烁一盘雪白鱼脍便摆在桌子上。

接着陈知安端起从佛国运来的葡萄酒,小抿一口后,又捡起一块鱼脍,沾上辣汁放入口中,躺在摇椅上开始看今日的情报册。

三个月前青楼的情报部终于筹备成功。

李岚清担任部长,每日整理最新的时事装订成册送入落宝楼。

如今整个长安城。

要说消息灵通,除了皇帝老儿的听风楼,就属青楼最强。

毕竟执掌长安城权贵和修行者们的夜生活,再刻意打听梳理,很多消息,想不知道都难!

“周府老尚书病危,皇帝陛下赐下血丹一枚,为其续命三载!

陈知安看着册子上的内容,双眸微眯。

之前他从周礼那里硬要了八十枚元石的赔偿,原以为周家不会善罢甘休,不料他们一直没有动作。

如今看来是大树将倾。

没有多余的精力找自己麻烦……

周府真正的掌舵人从来不是当今尚书周君,而是侍奉了两朝皇帝的周老尚书。

当初追随太祖的那拨老人。

除了西伯侯府的老太君,如今就只剩他还苦苦支撑。

皇帝陛下为了显示仁德。

对这种硕果仅存的老不死向来给予了最高的礼重。

只要他一日不死。

周府就一日不会落没。

不过为了一个注定活不了几年的老家伙赐下血丹。

皇帝陛下这次有些太过仁德了。

血丹这种能从阎王手里抢人的逆天宝贝。

皇室也未必有多少。

翻开第二页。

是二皇子李承国封王的消息,李承国封锦王,封地锦州,年后就番。

寥寥数字。

一个原本有机会登顶王座的皇子,直接发配了边疆。

锦州位于大唐边垂,再往东走是一望无际的大海。

海的那边,便是不知修筑了多少年的人族长城!

长城内外,大海拼接。

非御气境不能登城。

自万年前荒古大帝跨越人族长城镇压禁区后,长城之上,已经近万年无人镇守了。

这些年虽然异族没有叩关,但锦州之地也并不太平,常有妖魔为祸。

皇帝无故把二儿子送到锦州,实在是令人费解。

不过这些与陈知安无关。

总归不是因为他。

翻开第三页。

陈知安眉头霎时皱了起来……

“九月九重阳,御剑宗圣子、琅琊姜氏姜华雨将与缥缈宗圣女朱婉儿成婚,广邀天下同道观礼!

……

大唐河西走廊一座与世隔绝的小村庄里。

一个布衣青年忽然抬头看着天空掠过的一只青鸟。

他手持木剑,面容俊朗、只是显得有些清冷。

在他抬头的瞬间。

手中木剑已然出鞘。

化作一道流光飞向天空,在青鸟身前悬止。

青鸟身子微僵,两只翅膀轻微颤动着保持不动,低头看了那青年一眼,认命般踱步到剑柄。

任由木剑带着它飞向青年。

青年熟稔扯开青鸟脚上的信筒,抽出一个红色信封。

待看到信封上姜华雨和朱婉儿两人的名字时,眉头轻轻皱了起来,随即又消散不见。

将信封还原。

布衣青年揉了揉青鸟的脑袋,轻声道“原来是他们的喜讯,难怪你不愿驻足…

青鸟啾啾叫了一声,用脑袋蹭了蹭青年的手掌,似乎是在安慰青年。

青年轻笑道“去吧,村长给你留了青稞酒,弃我去者…

我早不放在心上了。

说完青年挥手一招。

木剑缓缓落入剑鞘之中。

他背负木剑。

朝山巅之上的剑冢走去。

不多时他便走到了尽头。

那里,

一个满头花白面容枯槁的老人盘膝坐在石头上。

在其四周,密密麻麻插满了断剑。

“陈知命,你的剑心乱了!

看到布衣青年,老人桀桀嘶哑道“朱轻候的剑意正在撕裂你的气海,你要死了。

陈知命冷淡道“我每走一步,剑意便撕裂我一道元气。

至多十步,

我的气海便会被彻底摧毁。

“这世上没有人能够承受住朱轻候的剑意。

哪怕你和他道心相近。

甚至剑意相通。

老人伸出枯骨般的手指,遥遥指向陈知命的胸口,桀桀冷笑道“当年我受他一剑,便终身不得离开剑冢半步。

而你气海之中藏了他满身剑意,更不可能离开。

如今你剑心不稳,平衡已失。

这辈子注定只能陪我这个糟老头子守着这些残剑。

做这剑冢里的囚徒了。

“恐怕要让你失望了。

陈知命冷淡道“你一辈子都在追逐他的脚步。

而我,从一开始,就在走自己的路。

学他者生,似他者死。

你连答案都不会抄…….

懂个屁的剑道。

“哈哈…老夫当年问剑三千场未尝一败,你说我不懂剑道?

哈哈…哈哈….

老人忽然大笑起来。

随着他的笑声响起,整个剑冢数千柄残剑疯狂颤动起来。

剑气纵横交错,

仿佛下一刻就要拔地而起!

陈知命双眸平静地看着这一切。

直到老人怒火渐熄,才平淡道“我能带你离开!

“哈哈…哈哈哈….

“小贼,你是练剑练傻了吗?

老夫和它斗了三百多年都只能磨灭掉一丝剑意,你说你能带我离开?

老人像是听到了天底下最荒唐的笑话。

“哈哈…哈哈哈….

陈知命只是看着他。

手指微动,一缕微弱剑气在手指吞吐。

见此一幕,老人笑声戈然而止,沉默半响后,才嘶哑道“陈公子,条件你随便开!

陈知命道“我需要一个剑侍,能够硬抗圣兵的剑侍,二十年!

“二十年之后呢?

老人问道。

陈知命理所当然道“如果二十年不能做到圣人之下无敌,我还练什么剑?

小说《身为天才,我居然是家里最弱的?》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身为天才,我居然是家里最弱的?长篇小说》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