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武松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现代言情›惊!禁欲大叔他铁树开花了精品篇

>

惊!禁欲大叔他铁树开花了精品篇

花花大人呀 著

惊!禁欲大叔他铁树开花了 现代言情 白桁江怡

无删减版本的现代言情《惊!禁欲大叔他铁树开花了》,成功收获了一大批的读者们关注,故事的原创作者叫做花花大人呀,非常的具有实力,主角白桁江怡。简要概述:她做梦也没想过,自己失意后竟然把那个男人给睡了,好巧不巧,他还是自己联姻对象的亲叔叔。她担心被家人发现,索性东躲西藏,一边躲着那个疯男人,一边想着该如何取消婚约。可是,这隆起的肚子是怎么回事?他姗姗来迟:“左不过是联姻,和谁都一样,嫁给我,你们家得到的只会更多。”父母沉思,虽然说出去不好听,但事实就是如此。不久后,一场盛大婚礼在城中举行,所有人都期待她和联姻对象的佳话,却不想新郎却换成了心狠手辣的他……众人:“疯了!大佬怎么可能娶她!”那一晚,城中无数贵女的梦破碎了……...

来源:cd   主角: 白桁江怡   更新: 2024-03-28 19:00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惊!禁欲大叔他铁树开花了》主角白桁江怡,是小说写手“花花大人呀”所写。精彩内容:江怡趴在床上,将头埋在了被子里,她好害怕啊,万一事情败露了怎么办,不说父亲的计划毁了,估计就连妈妈也会接受不了。她怎么这么倒霉啊,不过,不幸中的万幸,她没有被两个酒鬼怎么样,但也没好到哪去。她现在做梦,还都是白四那张脸,他的大手,掐着自己的腰,声音性感又沙哑,但动作和说出来的话,不仅粗鲁,还糙。她也...

第4章

江怡躺在床上,她屋内的装潢十分简约,以白色为主,灰色为辅,就连床单被罩,都是白色的,看上去冷冷清清的,跟住在酒店差不多,没有家的温馨感。

白桁拨通电话后,许久对面才接通电话。

江怡将手机贴在耳边,礼貌道“喂,你好。

白桁随意坐在沙发上,手搭在扶手上“喂,是我,白四。

江怡听到这个名字,脑海里全是在车里的情景,他的气息,他低沉的嗓音,仿佛就在身边,她快速挂了电话,并且将号码拉黑了。

白桁看着被挂断的电话,英俊的脸上出现了一丝无奈,他原本以为,两个人以后不会再有任何交集了,毕竟路不同,年龄也差的太多了。

但谁能想到,她竟然是自己侄子的联姻对象,他总不能看着她嫁给自己侄子…

毕竟,他干过…

白桁捏了捏眉心,本来想跟她商量接下来的事情,但如今看来,是商量不成了。

江怡趴在床上,将头埋在了被子里,她好害怕啊,万一事情败露了怎么办,不说父亲的计划毁了,估计就连妈妈也会接受不了。

她怎么这么倒霉啊,不过,不幸中的万幸,她没有被两个酒鬼怎么样,但也没好到哪去。

她现在做梦,还都是白四那张脸,他的大手,掐着自己的腰,声音性感又沙哑,但动作和说出来的话,不仅粗鲁,还糙。

她也不想,让自己想起来,但毕竟是第一次,她忘不掉啊,在脑子里挥之不去。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白四竟然突然给她打电话…

她吓都要吓死了,第一反应就是挂电话,拉黑。

白桁喝了杯红酒后,将浴巾拽了下去,躺在床上准备睡觉。

就在他睡意正浓的时候,手机响了,一看是爷爷,他皱了皱眉心接了电话。

白桁爷爷“孙子,我跟你说,你少框你爷爷,今年,要是不带孙媳妇回来,我扒你皮。

白桁“…

这老头,说话怎么跟骂人似的。

白桁“知道了,时间差,挂了。

不等对方回复,白桁直接挂断了电话,现在最让他心烦的,不是纳西州的投资项目,也不是哪个小帮派不知好歹的抢生意。

而是,爷爷每天早,中,晚的催婚…

主要还是因为,家里的老五,今年生孩子了,作为老四的他,还单着,而且身边从来没有过女伴,爷爷怀疑他,取向有问题,没事就跟手底下的人打听…

江怡因为晚上翻来覆去睡不着,早上五点多才渐渐有了困意,可是刚睡没多久,房门就被敲响了。

她每天需要六点准时起床,洗漱后,六点半去餐厅吃早饭,七点开始上钢琴课。

如果上学的话,五点钟就要起床,礼拜也不能休息,按照上学时间走,只有放假才能多睡一个小时。

江怡困得不行,实在起不来了,就把头蒙在了被子里。

“也不看看这都几点了,这么懒,嫁了人,还不得天天挨骂。江荣娟站在门口,不满道。

秦玉华需要早早起床,为一家人准备早餐,她听到江荣娟的声音后,忙上了楼。

“妈,江怡昨天才回来,可能是太乏了,让她多睡一会吧。秦玉华声音温温柔柔的。

江荣娟剜了秦玉华一眼“她嫁到国外去,那里规矩更多,像她这样能行吗?就你平时惯得。

秦玉华在心里默默叹了口气。

“不是妈说你,你早上做完饭,收拾完,就帮帮学磊,他一天那么累,你整天在家闲着,也不知道,你怎么那么闲得住。

江荣娟在外面说个不停,江怡就算再困,也睡不下去了,她撑着床,揉了揉干涩发胀的眼睛,因为睡眠不足,导致她脸色非常差。

秦玉华在外被训斥后,一声没吭,这次顶回去,下次娘家人来求帮忙,就会被拒。

江怡简单洗漱后,换上得体的衣服,走了出去,打开房门的那一刻,她眼里的光,仿佛都消失了。

她真的好想,没有人吵她,让她安安静静的待着。

不需要社交,不需要上没完没了的课,把自己独自一个人,封在属于自己的房间。

江荣娟看到江怡出来,见她脸色不好,还黑着眼圈,厉声训斥道“告诉你多少次,不要熬夜看手机,你就是不听,晚上还有晚宴,你就这样去?不够丢人的。

“那我就不去了。江怡因为晚上睡不好,心烦气躁的,一大早又听到,她训斥妈妈,心情要多差有多差,一股无名火堵在胸口。

江荣娟抬起手,结果被一旁的秦玉华挡了下来,一巴掌打在了她的手背上,手背瞬间发红…

“妈,江怡刚睡醒,还迷糊着,您别跟她一般见识。秦玉华声音不改,目光温柔地看向身边的江怡。

江怡深吸了一口气,她如果继续顶撞,受委屈的只能是妈妈,她低下头“奶奶,对不起,我刚刚睡迷糊了,还没反应过来,我马上要上课了,先去训练室了。

江荣娟冷哼一声,沉着脸,下了楼,等江怡嫁人,早晚把这个占窝不下蛋的女人赶出去。

江怡眼圈发红,声音里透着委屈和心疼“妈,等我毕业,有了工作,我就接你离开这里。

秦玉华笑着摸了摸江怡的头,声音不轻不重的“好,妈等着。

江怡扑在秦玉华怀里,在她身上撒娇似的蹭了蹭,只有在母亲怀里,才能感觉到心安。

“好了,妈妈给你准备了好吃的,放在训练室了。秦玉华声音压得很低。

江怡又撒了一会娇才离开。

下午的时候,江怡试了试礼服,因为年龄的关系,她的礼服都很保守,但又不失华丽。

“出去后,谨言慎行,不要丢江家的人,听说今天有贵客到场,你好好表现,你父亲会与你同去。江荣娟靠在沙发上喝着红茶道。

江怡心里清楚,爸爸就是想在联姻之前,看看有没有更高的枝让她攀。

恶心至极…

白桁一米九的身高,加上他是混血,双眸更显深邃,一身老式贵族的黑色西装,配上领针,和怀表,手上带着家族象征的徽戒,即便什么都不做,贵族之姿尽显。

“白老板,利奥波德,昨天被押下来了,因为喝酒闹事,我已经训斥过他了。一旁的国外男子说完后,低下了头,额头上布了一层的细汗。

白桁点燃一根烟,看了一眼“再有下次,我亲自打断他的腿。说完他抬起胳膊看了一眼腕表,时间差不多了,即便是参加这种晚宴,他也不喜欢迟到。

白桁一出去,就感觉到了周围有人在注视着他,他吐了个烟圈,向右前方看去,然后抬起手,仿佛无形中跟某些人,打了声招呼。

司机打开加长版豪华轿车,白桁坐到了车上,一双大长腿自然伸着,这种被处处监视的感觉,很不好。

但是也没办法,谁让他的身份在这摆着呢…

江怡穿着黑色高定礼服,裙摆刚好到脚面,手臂处有黑色的真丝带子,只要动作不大,足可以遮挡到小手臂,她没有戴多余的配饰,精致的锁骨,一览无余。

尚泰,位于市中心最繁华的路段,江怡下车时,发现酒店门口站了许多人,看样子是在等什么人。

江怡为了不引人注目,她下车后,进了酒店,她环顾四周见江学磊还没来,于是找了个最不起眼的角落,规规矩矩地坐在那里。

江怡本来是要跟江学磊一起来的,但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江学磊让她从家里先走。

江怡坐在进口纯皮沙发上,脸上带着温和的笑意,其实她现在只想快点结束,马上回家。

她不喜欢这种场合,每个人都带着专属面具,或恭维或顾摆姿态,看在眼里,只觉得虚假。

江怡双手自然地放在腿上,沙发坐多少,怎样坐才对,她已经熟悉的不能再熟悉了。

晚宴上,几个女孩聚在一起,手里拿着果汁,有说有笑的,但她们看江怡的眼神,都充斥着不屑。

她们也都是国内有名企业的千金,虽然年龄与江怡相仿,但不知道为什么,她们就是不喜欢江怡。

“看人家,专业的就是不一样,也不知道装成这样,给谁看。一个穿着蓝白相间礼服的女生,忍不住讽刺道。

另外一个跟着附和道“她要是不装,能嫁给国外贵族吗,听说她联姻对象,是个有名的花花公子,在国外无人不知,她父亲当然也知道,但还是选择联姻了。

“要你这么说,那她就太可怜了,天天装成大家闺秀的样子,最后因为利益被自己爸爸给卖了,要换成是我,我爸才舍不得呢。穿着蓝白色礼服的女生说完喝了口果汁。

因为离得不是很远,她们说笑声,江怡依稀可以听见一些,但不多。

江怡并没有在意,穿蓝白礼服的女生叫,李娜娜,家里是做房地产生意的。

早年间动迁,她父亲有了一笔钱,听说是抢占人家地盘,盖了楼,才发家的,到哪都一副暴发户没文化的样。

就在这时,外面突然热闹了起来,江怡也没有起身去看,反正跟她没什么关系,父亲来,也没这么大的排场。

白桁从车上下来后,有几个知名企业的CEO,快速围了上去,嘴里不停的说着恭维的话。

“白总,没想到您能亲自来,我们前两年还见过的,不知道白总还记不记得我。站在一旁的中年男子,客气道。

白桁嘴角带着笑意,他不喜欢端架子,因为这些人,不配,而且,出了这个门,他们也不会有任何生意上的往来。

做正经生意的,联系他没用。

“是,我们有两三年不见了,听说李总,生意越做越大,不知道,有没有机会能跟李总合作。白桁说完后,深邃的眸子眯了一下。

江怡坐在沙发上,脊背瞬间发凉,她没想到回国还能见到他。

此刻大家如众星捧月一般,围在白桁周围,他身姿挺拔,穿着高定西装,嘴角带着笑意,目光正与她对视,她手心布了一层的冷汗,呼吸都快不顺畅了。

她想逃,逃离这里,她怕有人会发现,他们曾经发生过什么。

白桁见江怡眼神躲闪,他眉头皱了一下,这小丫头怎么回事,他又没做什么,躲什么…

江怡眼看着白桁向她这边走过来了,她惊慌地站了起来,向卫生间方向走去,按理说,他不应该在国内才对。

世界这么大,怎么就遇到了。

她到卫生间后,拿出手机,找出昨天被拉黑的号码,慌慌张张地给白桁发了条信息。

“白四叔叔,你可不可以当做不认识我啊编辑完后,她又觉得不对,删除后又重新编辑,来来回回好几次…

算了,也许,白四根本就不认识她了呢,毕竟以他的身份,身边什么女人没有,也许她只是其中一个。

只不过碰巧那天碰巧救了她而已,她主动发短信过去,会不会有点太“自以为是了。

江怡平复了一下心情,毕竟她年龄不大,遇到的大事也不是很多,刚开始见到白桁,有些慌张,属于正常反应。

白桁见江怡匆匆忙忙走了,在水晶吊灯下,她的脸色白的有些不正常“对不起,我有点事,失陪一下。说着白桁向卫生间方向走去。

江怡正好从卫生间出来,与白桁撞了个正着。

好不容易平复下去的心情,此时又开始慌了,她不知道该不该跟他打声招呼。

白桁抬起手“过来,怎么见到我不准备打声招呼?就这么对待恩人的?他故意逗她的。

江怡的毛病,就是极度紧张的情况下,说话不会考虑“你又不是没爽,不,不,不,白四叔叔好。

白桁笑的肩膀发抖,这丫头可太有意思了,他走到江怡身边,因为她才到他肩膀,所以他只能弓起腰“是挺爽的,看见我躲什么?

低沉带的嗓音带着略微轻浮的语气在耳边响起,酥酥麻麻的感觉传遍全身,她心跳加速的往后退了两步…

小说《惊!禁欲大叔他铁树开花了》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惊!禁欲大叔他铁树开花了精品篇》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