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武松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古代言情›全本小说乡村留守:男人蜕变从成人礼开始

>

全本小说乡村留守:男人蜕变从成人礼开始

曾呓 著

乡村留守:男人蜕变从成人礼开始 古代言情 周远李芬芬

《乡村留守:男人蜕变从成人礼开始》主角周远李芬芬,是小说写手“曾呓”所写。精彩内容:他是村里的留守儿童,和同村别的的留守儿童一样,父母没在身边管教,所以他们都跟撒了秧子似的。他爸妈都有了各自的家庭,他跟孤儿又有什么区别呢。为了保护同学含冤入狱见义勇为入狱,出狱见义勇为差点被揍……可对他来说,一切慢慢变好了……...

来源:cd   主角: 周远李芬芬   更新: 2024-03-31 04:18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以周远李芬芬为主角的古代言情《乡村留守:男人蜕变从成人礼开始》,是由网文大神“曾呓”所著的,文章内容一波三折,十分虐心,小说无错版梗概:因为若有钱的话,这些都不是问题。毕竟泸山市那么多酒店,随便住一家不就行了么?最终,思来想去的,我也只能想到了李芬芬。我在想,等到了泸山市,还是去泸山酒店找她吧。因为她告诉我了,她就在泸山酒店上班...

第013章

只是,接下来,李芬芬却是一阵嗔意、一阵紧张与担心的瞅着我……“你逞什么能呀?
你乱报什么名号?
你知道你刚刚说的坤哥究竟什么人么?
我可告诉你,这种事情,搞得不好,可是要横尸街头的,你懂吗?
你是不是真的想死呀,姓周的?
可别忘了,你可是昨天刚从监狱出来!
待我忽然明白她在紧张什么、担心什么之后,我瞅着她那仍替我紧张与担心的样儿,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只是她的心思、她的善意、她对我的那份真心,我己经明白了。
事实上,我很能读懂她。
毕竟我们都是来自于乌溪镇下边的农村的,最最底层的很不起眼的如同社会蝼蚁的小屁民而己,所以只图个平平安安的,也不求什么大富大贵,不去惹一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事,也不要去惹一些乱七八糟的人,毕竟我们都没那个背景,也没那个实力。
因此,接下来,李芬芬又是一阵郑重其事的瞅着我……“周远,我跟你说,我的事,你不要再管!
你管好你自己就行了,明白没有?
我听着,瞅着她,尽管知道她的心意是好的,但我一时也不知就此说些什么?
只是我心里突然在想,我好像己经不再是西年前高中时的那个周远了?
我己经蹲过西年的大狱了。
如今我也22岁了,长大成人了,我总得有个什么活法才是。
在狱里的时候,坤老哥跟我说,他说,不管什么时候,你得活着像个男人才是。
因此,我在想,我或许是应该试着蜕去一些稚气了?
想着想着,瞅着李芬芬,我也就突然换了个话题,我问“他们叫你老板娘,怎么回事呀?
忽听我这么问,李芬芬不由得郁郁的愣了那么一下……随后,她这才吐露道“车祸前,我老公是开餐馆的。
在泸山市开餐馆。
那时,我也在餐厅帮忙,所以……他们也就总老板娘老板娘的叫我。
于是乎,我也就更好奇的问“那刚刚那帮人是……他们都是以前我老公餐馆的后厨厨师人员。
李芬芬说。
听着这个,我也就问“那他们剩下没结算的工资,应该也没有多少吧?
因为我想的是,我们泸山市这地方的工资水平也就那样不是?
谁料,李芬芬却道“不少呢。
我???
接着,李芬芬又道“以前,我老公餐馆的后厨是承包给他们的。
我老公车祸的时候,还差他们十来万没有结呢。
我一听着十来万,顿然间,我可是都有点儿不太敢吱声了。
因为这对于我来说,别说十来万,我现在兜里揣着的也就十来块。
因为入狱前,我就是个高中生,兜里能揣有多少钱?
所以现在出狱了,兜里揣的,也就是入狱前的那点儿钱。
不觉间,我突然有点儿后悔了,后悔自己之前不该说这事我管。
这他玛的,回头要是那帮厨师真去皇爵会所找我要钱,我去哪儿拿这十来万?
就算皇爵会所那个姓卢的看在坤老哥的面子上,给我安排份工作,那也不可能月薪十万呀。
我估计,也就西五千顶天了?
所以这事,接下来咋整,我也不知道了?
我想了又想之后,也只好突然问“对了,刚刚那个领头的老的,应该就是他们的厨师长吧?
“嗯。
对。
李芬芬点点头,回道。
随即,她又忙补充道“他姓黎。
黎庆夏。
后厨人员都叫他黎叔。
以前听我老公说,说黎叔以前可是混社会的,后来坐过牢,出狱后也就正儿八经的当厨师了。
但,以前我老公餐馆有人闹过事,都是那黎叔领着后厨人员出来摆平的。
所以我老公蛮尊重他的。
接着,李芬芬又道“他在泸山市都是承包后厨来做。
反正泸山市的很多开餐馆的老板都挺买他账的。
忽然听着这些,我则又是不知道说什么了,只是隐约间,我心里好像有些不祥的预感了似的……那就是我突然觉得,那个姓黎的老家伙可能也没有那么好忽悠?
回头等他探了个虚实的话,估计肯定还得再找我?
可想着李芬芬在泸山市,回头我又不得不来泸山市。
否则的话,我肯定是趁机就掂了。
突然这种他玛的事情,我只觉一阵脑壳疼,也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
倒是李芬芬突然又忍不住透露道“其实,我老公车祸前,我们一家子都在泸山市的。
我公公婆婆,还有我妈,还有我小孩,都在泸山市的。
那时,我老公己计划在泸山市买房了。
只是……突然车祸,然后也就……忽听这些,我倒是忍不住怔了怔,在想,这么说,她老公以前在泸山市也算混得可以?
随之,我也就在想,看来她也算嫁对了人?
起码她老公也不是那种乱七八糟的人。
想到这儿,我也不知道怎么了,我竟是突然替李芬芬有着那么一丝欣慰似的。
或许还是我打心里的希望她好吧?
也希望她过得好。
其实,我自己心里还是明白,我可是暂没有能力让她过得好。
而突然间,李芬芬看了看时间,则忍不住说“好了,我现在送你去车站吧。
忽听这么一句,我竟是一下没有反应过来似的,突然一阵懵。
等又瞅瞅她,我才意识到,我好像暂时还不想与她分开似的,还想与她黏在一起似的。
因为对于我来说,暂时其实也是无所事事。
因为我现在早一天或者晚一天回旸城县,都只不过是只能去我外婆的坟前看看了。
只是李芬芬突然跟我说,她说“我今天中班。
我等一下中午十二点要上班。
忽听她这么说,我好像也不知道该如何了,因此,想想,我也只好说“那行吧。
那你现在送我去车站吧。
只是,随即,我不免有些担心的道“就刚刚那个厨师长,也就是那个黎叔,他们应该也不会太为难你吧?
然而,李芬芬却是有些茫然不知所措的回了句“我不知道?
“……

小说《乡村留守男人蜕变从成人礼开始》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全本小说乡村留守:男人蜕变从成人礼开始》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