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武松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古代言情›完整版赐婚当晚,被疯批太子强取豪夺

>

完整版赐婚当晚,被疯批太子强取豪夺

巫溪 著

古代言情 虞听晚谢临珩 赐婚当晚,被疯批太子强取豪夺

《赐婚当晚,被疯批太子强取豪夺》,是网络作家“虞听晚谢临珩”倾力打造的一本古代言情,目前正在火热更新中,小说内容概括:【强取豪夺+追妻火葬场+双洁+男主白切黑】太子谢临珩是出了名的不近女色。多年来从未与任何女子亲近。建安二年,皇帝重病,太子掌权。为了见到母亲,虞听晚不得已求到了谢临珩面前。世人都说,太子殿下鹤骨松姿,矜贵独绝,最是温和宽容。曾经虞听晚也这么认为。直至一天夜里,他撕下所有温和伪装,将她逼到墙角,蛮横地抵着她后颈发狠深吻。虞听晚本能反抗,却激得他更加发疯,细软腰身都被掐出淤青。—建安三年,皇帝大病痊愈,重新执政。虞听晚跪于殿中,当着谢临珩的面,请旨赐婚。“状元郎惊才风逸,听晚与卿两情相悦,求陛下成全。”正上方的皇帝还没说话,谢临珩便沉沉抬眸看过来,冰冷的目光直直落在跪着的女子身上。五指攥紧,扳指应声而碎。声线冷肆冰寒,裹着沉怒。一字一顿,让人闻之颤栗。“你刚才说——”“心悦谁?”...

来源:cd   主角: 虞听晚谢临珩   更新: 2024-03-30 06:36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叫做《赐婚当晚,被疯批太子强取豪夺》的小说,是作者“巫溪”最新创作完结的一部古代言情,主人公虞听晚谢临珩,内容详情为:虞听晚转眸对上谢绥的目光。温声说:“去过了。”“你母妃……”他声音停了一秒。才接着说下半句:“身体可还好?”虞听晚:“还算可以...

第9章

虞听晚过来的时候,谢绥靠在床头,谢临珩轻垂着眼眸坐在床边。

“宁舒。这么一病,谢绥精力不济,没力气拐弯抹角,直接问

“你去过霁芳宫了?

虞听晚心口一缩。

下意识看向了谢临珩。

谢临珩不紧不慢抬眸。

给了她一个“不用担心的眼神。

虞听晚转眸对上谢绥的目光。

温声说“去过了。

“你母妃……他声音停了一秒。

才接着说下半句“身体可还好?

虞听晚“还算可以。

谢绥轻轻点头。

过了一会儿,才问了另外一句

“她有没有提起朕?

虞听晚垂眸,声音冷静。

“并未。

谢绥深吸了口气。

眉眼间,失望之色很明显。

他肩膀往下塌了些。

像是失了力气,无力再支撑。

目光落在被衾上,费力地挥了挥手。

“朕累了,你们都回去吧。

谢临珩起身,与虞听晚异口同声道“儿臣告退。

承华殿外。

虞听晚停住脚步。

抬头看向身侧的谢临珩。

“上次一事,多谢皇兄帮忙。

谢临珩掸了掸衣袖,问得轻描淡写

“想怎么谢?

虞听晚怔了一瞬。

很快,唇角勾勒出一点极浅的弧度。

不躲不避,坦然地迎着谢临珩的视线。

轻飘飘地将问题抛给了他

“皇兄想让我怎么谢?

谢临珩看着她思忖片刻。

看起来十分随意地来了句

“朝中事务繁杂又枯燥,不如宁舒时常陪皇兄下下棋解解闷如何?

这种回报的方式,可谓是很简单了。

虞听晚并未犹豫,“好。

尾音还未落,谢临珩就定下了第一次的地点。

“那今日先去东宫吧。

自从新帝掌权后,虞听晚基本不出自己的殿门,更别提来谢临珩的东宫。

因此当她出现在东宫大殿时,谢临珩身侧主要负责朝中事务的心腹墨十,惊得愣了好几秒才想起来行礼。

那张缺少正常人情绪波动的面瘫脸上,此刻错愕诧异格外明显。

谢临珩专门在东宫侧殿辟出了一处下棋的场所,里面摆设简约。

棋桌旁,并列摆着茶案。

茶案的另一侧,放置着暖炉和香炉。

淡淡的檀香气味从香炉中溢出,闻之让人精神清爽。

再往前,是用来稍作休息的矮榻。

只不过被一扇云雾缭绕的山水画屏风隔断。

虞听晚收回目光,看向棋盘。

上面已经摆好了一局残棋。

黑白棋子的对弈,看似到了僵持阶段,实则并非全然没有破解之法。

见她看得出神,谢临珩在对面落座,“下一步棋,走哪里,看出来了吗?

虞听晚慢慢点了下头。

“有一点眉目。

谢临珩点了点桌面,姿态很是闲适。

眼睑轻抬间,遮去了不少眉峰中的锋利与冷冽。

“白子还是黑子?

虞听晚在整个棋盘上扫过。

黑棋攻势凌厉,每一步走势都给人一种难以揣测的危险感,就像诱敌深入的捕猎者,不择手段地达成自己的目的。

至于白棋,则明显温和很多。

但看似温和,却又在走势中柔中带韧,恰到好处地躲开了黑棋的锋芒。

她并未纠结,径直选了白子。

两人静静对弈,墨十若有所思地挠了挠脑袋,在原地站了会儿,最后实在找不到自己能干的事,

悄摸摸退出去,选择了去殿外吹冷风。

虽然他人去了殿外,但眼睛,仍时不时的往里面瞥两眼。

脸上明晃晃写着一句

太子殿下怎么把宁舒公主带到东宫来了?

他们家主子从不近女色,

别说带姑娘来东宫了,

平时就连主子的亲生妹妹固安公主,都没进来过东宫大殿。

更遑论里面那间特意辟出来的侧殿棋阁了。

墨十想不通,索性也不去想了。

反正他们主子的心思,也没几个人能揣摩透。

他抱着臂,倚着身后的漆红圆柱,半仰着头看天。

直到半个时辰后。

一个黑色着装的侍卫疾步跑来。

“墨十大人,有紧急传来的密信。

墨十接过信,没停顿,快步去了侧殿。

他进来的时候,这盘棋已经到了尾声。

墨十虽然办事能力一流,但对琴棋这些风雅之物完全不在行。

他看不懂棋盘上的弯弯绕绕,也没耐心在棋盘上和人博弈。

所以在进来后,墨十看也没看那些他压根就看不懂的棋盘,几步来到谢临珩身旁,将密信递了过去。

“殿下,柘城的张大人送来了密信。

谢临珩放下棋子。

侧目,目光在信上扫了眼。

没有立刻接。

而是再次看向了虞听晚。

下了这么久的棋,虞听晚肩膀都是酸的,正想趁着谢临珩处理公务的时间回自己的阳淮殿。

还未开口告辞,就见谢临珩轻飘飘地看了过来。

两人视线相对的那一刹那,虞听晚捏着脖颈的动作顿了一下。

如此维持了两三秒,见他不说话,虞听晚试探着问

“要……我帮皇兄研墨?

谢临珩唇角牵起薄薄的弧度。

“皇妹有时间吗?

明明就是在等这句话,偏偏在诱着虞听晚主动问出来后,他还一本正经地问她有没有时间。

虞听晚嘴角抽了下。

干笑“……有。

谢临珩接过信,云淡风轻起身。

往案桌前走,“那就辛苦皇妹了。

虞听晚嘴角抽搐的幅度大了些。

放下手中的白子,起身跟了过去。

一旁抬起前脚,刚想去研墨的墨十,见到这一幕,后脚脚跟直直钉在了原地。

僵硬着脑袋扭过头,看向自家主子和宁舒公主。

放在以前,研墨这种活,这么多年,都是他负责。

这怎么今天,他的‘铁饭碗’,被他家主子三两句话给别人了?

还是硬塞过去的。

此刻心理活动复杂又精彩的某位得力下属,完全不知道该摆出什么表情。

桌案这边。

谢临珩展开密信。

一目十行扫完上面的字。

拿起一旁的笔,蘸了蘸虞听晚正在研磨的墨,腕骨轻动,快速在一张新的纸张上落下一行字。

见自家主子连密信这种东西都不避讳宁舒公主,墨十扭扭捏捏地看了眼虞听晚。

放轻脚步,拐了个弯,远离了他的‘工作岗位’。

刚走到外面,还没下去台阶。

不远处,墨九抱着一摞画像过来。

见他不在里面伺候,反而在外面偷懒,墨九往殿内扫了两眼,压低声音,凑近墨十

“你皮痒了?跑出来干什么?

墨十翻了个白眼,“里面根本没有我能干的活,我在那儿碍什么事。

“做下属的,要有点眼力劲儿。

“现在不主动出来,等着待会殿下将我撵出来?

莫名在他话中听出几分幽怨的墨九“……?

他再次往殿中看了眼。

只不过由于角度原因,看不到里面的全貌。

墨九抱着怀里那摞画像,若有所思。

很快,他有了头绪“是不是宁舒公主在里面?

墨十惊讶抬眼,“哟?谁告诉你的?

这次翻白眼的,变成了墨九。

他甚至都懒得解释。

踢了一脚墨十,就示意他跟着自己进去。

“别在外面杵着了。

“刚才殿下不需要你伺候,待会就不一定了。

他怀里送来的这些画像,可不是什么好东西。

皇后那边催的又急,他只能将这些害人的玩意儿抱来东宫。

进来侧殿,墨九看了眼回信的太子殿下和垂头研墨的宁舒公主,

深吸了一口气,慢动作上前。

将那些画像递了过去。

“殿下,这是皇后让人送来的各世家贵女的画像,说让您……

谢临珩掀起眼皮。

泛着冷意的眼神,往那些画像上一斜。

墨九声音毫无预兆地一抖。

觉得自己的小命也开始斜了。

最后硬着头皮,才颤着尾音将下半句说出

“——让您挑几个喜欢的出来。

这几个字说完,殿中倏而一静。

只剩下虞听晚研墨的轻微声响。

站在墨九旁边的墨十,忍不住在心里骂了几句坑人的损友。

趁着谢临珩这会儿没心思注意他,悄摸摸的往后挪了两步,远离了‘危险’中心。

同时垂在身侧的手指轻轻捻着。

试图抵抗殿中无形中森冷下来的气息。

小说《赐婚当晚,被疯批太子强取豪夺》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完整版赐婚当晚,被疯批太子强取豪夺》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