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武松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小说推荐›禁欲宦官也沦陷,金屋玉殿养娇娇畅销书目

>

禁欲宦官也沦陷,金屋玉殿养娇娇畅销书目

辣椒拌糖 著

卫锦泱姜蝉 小说推荐 禁欲宦官也沦陷,金屋玉殿养娇娇

最具实力派作家“辣椒拌糖”又一新作《禁欲宦官也沦陷,金屋玉殿养娇娇》,受到广大书友的一致好评,该小说里的主要人物是卫锦泱姜蝉,小说简介:前世她错信小皇帝,落得个满身污名惨死冷宫!重生之际,她幡然醒悟,原来这皇宫上下,竟无一男子,都是太监!既如此,她何不选个更厉害的攀附?世人皆知东厂之主奸诈阴戾,狼子野心,迟早取皇帝而代之。然,皇帝缠绵病榻,已有身孕的皇后代天子祭天之时,那人人都称之为奸佞的宦官却于天下人面前伏身在她面前,像极了那赤诚忠臣,步步紧贴,生怕未出世的小太子有万一闪失。却不知,皇后那繁复宫裙下是铁环镣铐,细听还能听见铁器撞击发出的轻响……她受够了这种被疯批紧盯的日子,努力升级成了掌权太后,亦不得解脱。太后不行,那她便登基做邻国女帝吧!“陛下子嗣单薄,微臣不远千里,特来为陛下解忧。”...

来源:cd   主角: 卫锦泱姜蝉   更新: 2024-03-30 06:26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小说推荐《禁欲宦官也沦陷,金屋玉殿养娇娇》目前已经迎来尾声,本文是作者“辣椒拌糖”的精选作品之一,主人公卫锦泱姜蝉的人设十分讨喜,主要内容讲述的是:念夏惨白着脸,被人架着进了偏殿,卫锦泱一见便红了眼,她不顾身份,从两名厂卫手中接过念夏,狠狠的剜了陆寅一眼,转身便走拂冬早就急的不行,就要来接,被卫锦泱拦了,“去宣郑太医,就说本宫身体不适,让他来瞧瞧”念夏乘不了车辇,锦泱便安排一名身材粗壮的嬷嬷背着她回了凤安宫太医给号了脉,一碗汤药下去,恍惚的念夏眼中才终于恢复了清明,她颤着声,还带有哭腔,“娘娘……”锦泱恨恨道,“都怪我,让你平白吃了这些...

第12章

陈青扑通一声跪地,“娘娘明鉴!奴婢不曾说过这些,定是谁在您耳边嚼了舌根搬弄是非,陛下昨夜在崇政殿看奏折一直到今日五更天,奴婢以性命担保,断无宫女惑主之事!

“真的吗?那怎么今日崇政殿又补缺了十二名宫女,莫不是巧合到她们一起犯了错?

陈青磕的额头泛血也不敢停,心中惶惶,皇后怎知?

皇后怎知啊!!!

崇政殿早被他经营的铁桶一块,怎的就被个才进宫几日的女人给漏了个精光?

赵景煜眼冷心冷,平静中透着几分阴狠,“停吧,平白磕的人心烦,那几名婢女是东厂眼线,欲图窥伺帝踪,其罪当诛,是朕下旨处置的,锦泱安心!

锦泱笑笑,也不作答。

赵景煜自讨了个没趣,不过他忍功了得,到底还是顺着锦泱陪她用完午膳才起身离开,临走前扔下一句暧昧的‘朕晚上再来’。

回了崇政殿,赵景煜的脸瞬间阴沉,抄起茶盏,砸向陈青。

陈青不避不闪任由茶盏砸破额头。

他知道,今日若是过不了这一关,怕是性命休矣!

“枉朕对你信赖有加,你就是这般回报于朕?

“奴婢冤枉,奴婢对陛下忠心耿耿,怎会将此事透露给皇后娘娘,奴婢只恨自己无能,不能替陛下守好这崇政殿!奴婢罪该万死!

赵景煜冷冷的,“你确实该死!

“你若坐不稳司礼监掌印,自有他人坐得,朕最后给你一次机会,限你半日,找出传信的钉子。

陈青深深伏在地上,后背溻湿,“奴婢,遵旨。

********

东厂炼狱。

陆寅一身暗色官袍,神情漠然的听着屏风对面那如被宰猪仔临死前激烈绝望的哀嚎之声。

忽然,一厂卫从外飞奔而来,附身在陆寅耳边禀告一番。

陆寅眉目一挑,转身便出了暗房。

“你说皇后送了补汤去崇政殿?

厂卫浑身一凛,“是,据探子禀报,汤是皇后娘娘亲手熬制了两个时辰。

陆寅似笑非笑的脸上藏着冷蔑之意,诡谲的声调中含着一丝怪腔调,“好得很。

他迈开长腿,大步朝门外走去,“走!本座也去瞧瞧,看有没有这个荣幸喝到皇后娘娘亲手熬制了两个时辰的大补汤!

陆寅一路直奔凤安宫,门口太监见他就要唱名,被裴安眼神一蹬,那太监登时闭紧嘴巴。

毕竟得罪了皇后不一定会死,但得罪了这二位,那是生不如死。

陆寅负手而立,仰头望向门匾龙飞凤舞的凤安二字,怔了片刻,便听见院内传来一阵嬉闹之声。

陆寅睨了一眼守门的太监,那小太监老老实实回禀,“千岁,娘娘正带着大伙捶丸呢。

陆寅笑意更甚,蓦地让裴安打了个冷颤。

瘆得慌。

陆寅踏进院子,目光便落在卫锦泱身上,今日她穿了一件浅碧色镶金边的绣花褙子,配了一条素色长裙。

她举着短杆,用力将球击飞,那球不偏不倚,直奔陆寅面门。

锦泱顺着球飞行的方向看去,不成想竟看到陆寅站在门口?

他什么时候来的?

男人身姿伟岸,肩膀宽阔,一身暗色官服,楚楚谡谡,可惜唇畔那一抹讥讽之意破坏了他该有的端方之感。

他抬手接住皮球,阴不阴阳不阳的,“娘娘好兴致。

这人惯是这种口气,锦泱只当没听见,欢欢喜喜的跑到陆寅身旁,“你怎么来啦?来了怎的也不让人通报?你先去里面坐,我去换身衣裙便来。

日光刺目,陆寅觉得她笑得也多有晃眼之处。

陆寅转身便要离开,“不必了,本座只是路过,这便走了。

锦泱笑笑,也不避讳的攥住陆寅的手,“大人既然来了,吃口茶歇歇脚再走也无妨,听说东厂秩序严谨,我借他们督公用用应该也乱不起来吧。

她怎可如此?

到了此时,还敢明目张胆的勾引于他?

陆寅的心底好似烧了一团毒火,他猛的将手抽回,冷冷讥讽道,“怎么?借本座伺候娘娘今夜同皇上侍寝?

卫锦泱眨眨眼,转头问拂冬,“皇上说今天要我侍寝?

拂冬应道,“娘娘您忘了?皇上走时说晚上过来看您。

陆寅冷哼一声,“可算让娘娘盼到了,还特意送了补汤过去,本座倒是该祝娘娘早日有孕,诞下皇子!

锦泱下意识里赵景煜是个不能人道的玩意儿,侍寝,他敢么?

所谓的来看看,也就是字面意思,来看看。

那补汤之事?这人,莫不是醋了?

她偷偷瞄了一眼面色冷戾的陆寅,狡黠一闪而逝的面上忽然涌出几分做作的悲戚,

“锦泱初到宫中,离了父母兄长本就心有戚戚,陆大人缘何总是作践锦泱的一片真心……你不放心,我便让听雨几人贴身伺候,听闻这几日东厂忙着抓捕乱党,锦泱还怕大人不安寝食,便送了桂花水晶糕去……大人今日这般做派,但是让锦泱心口发凉!

“哦?可用本座帮娘娘捂一捂?

锦泱心尖一颤,她猛的抬头,直直的撞进一双诡魅似有火光跃动的黑眸中,陆寅正直勾勾的望着她,说不出的古怪。

大仇在身,即便做了他的菜户又如何?

锦泱挥退花园内所有宫人,继而在陆寅面前羞涩的垂下头,露出除清高不曾有过的娇媚,柔荑又附上他的手,按在胸口,她低低的,宛如勾魂夺魄的妖精,“用呢。

********

裴安手捧新党口供敲开陆寅书房房门,屋内只点了一盏烛火,昏昏暗暗的看不真切。

陆寅端坐在桌案前,一动不动,如一尊泥塑。

裴安有些想不明白,不过是一女子表白而已,何以让督公如此失魂烦恼?

就因为这女子身份不同?

这天下若督公想取都可取得,一介女子当得了什么!

听到动静,陆寅抬了抬眼,“何事?

裴安一拱手,“回禀督公,新党之首又拷问出一人,卑职不知如何处置,特来请示。

“照例即可,不必来问我。

裴安忙道,“这人不是别人,正是皇后娘娘之父,卫肃!

小说《禁欲宦官也沦陷,金屋玉殿养娇娇》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禁欲宦官也沦陷,金屋玉殿养娇娇畅销书目》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