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武松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小说推荐›短篇小说阅读渣男翻脸,跪舔我的时候忘了?

>

短篇小说阅读渣男翻脸,跪舔我的时候忘了?

岁甜甜 著

小说推荐 林雾声南穆 渣男翻脸,跪舔我的时候忘了?

看过很多小说推荐,但在这里还是要提一下《渣男翻脸,跪舔我的时候忘了?》,这是“岁甜甜”写的,人物林雾声南穆身上充满魅力,叫人喜欢,小说精彩内容概括:我看着这个男人的脸,这是我一辈子都忘不掉的。学生时代疯狂追求的少年,如今见面却装作不认识我?我看看你能撑多久,难道之前我们之间的感情,你都能漠视?当我准备离开,一双手却紧紧的抓住我,在我耳边低声说:“这辈子你只能属于我。”...

来源:cd   主角: 林雾声南穆   更新: 2024-03-30 04:28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小说推荐《渣男翻脸,跪舔我的时候忘了?》震撼来袭,此文是作者“岁甜甜”的精编之作,故事中的主要人物有林雾声南穆,小说中具体讲述了:他的侧脸,被涔涔酒香和深幽光线,描摹得多了些许招惹红尘的色气,现在嘴唇轻抿,看不出究竟是温柔还是冷淡。她故作镇定,将雪茄再次往前送。他终于看了过来,四目相对,林雾声仿佛被烫住,马上别过目光。本以为他会接下,谁知,他眼神不做停留,越过她,看向另一位女生...

第18章

几张堆叠的红色钞票,夹在林雾声的领口。

每次见到他,都会落入窘境的难堪一时冲上脑门,林雾声几经崩溃。

但是,哪怕再有多委屈,也只能咽下,她的语气,极力搭配着礼貌得完美无缺的表情。

被打赏后的陪酒小姐应该是怎样的反应?

自然不是苦大仇深的样子。

她嫣然一笑,抽出那几张钞票,塞进兜里“谢过谈总。

顺着他的意思,将这出仅他们二人明了的闹剧,演绎下去。

李总瞧见南穆一直置身事外,现在终于肯反应,便猜测他对林雾声有意思。

于是投其所好地招呼“雾声,还不给谈总点根烟。话里的谄媚讨好意味十足。

桌上放着一盒雪茄,点烟器搁置一旁,酒也倒了,点个烟自然不在话下。

林雾声濒临麻木,一声不吭地拿起雪茄,喷枪的火焰在尾端轻扫预热,快速灼烧开来。

她点烟的动作熟练,彰示着不是第一次。

往南穆手里递的时候,他没有抬手接,也没有拒绝。

她的动作不得已僵停在半空,倍感煎熬中,悄悄拎起眼帘,偷看他一眼。

他的侧脸,被涔涔酒香和深幽光线,描摹得多了些许招惹红尘的色气,现在嘴唇轻抿,看不出究竟是温柔还是冷淡。

她故作镇定,将雪茄再次往前送。

他终于看了过来,四目相对,林雾声仿佛被烫住,马上别过目光。

本以为他会接下,谁知,他眼神不做停留,越过她,看向另一位女生。

像同样招呼林雾声那般,示意着“你过来。

在座的美女们每一个都比林雾声放得开,又得了南穆的赏识,自然不肯放过这个机会。

一位身姿婀娜的女生坐了过来,贴坐在他身侧,笑着从雪茄盒里抽出另一根。

林雾声只好退避到一侧,手里的雪茄空燃,散发出甜松木香,和难耐的灼感。

她努力不去关注那两人,话音还是落入耳中。

美女言笑晏晏“谈总,味道香吗?

人美声甜会来事,任谁都会喜欢这一挂吧。林雾声没有察觉自己已经攒紧的手掌,还有深埋在内心的情绪。

那两人互动得暧昧,林雾声被排斥在外,左右为难。在他人看来,她被用后就踹开,可怜极了。

南穆不需要她,李总内心巴不得,叫了林雾声到身边“小林,谈总不需要你,但你李哥需要呀,咱们好久没见,你总得过来叙叙旧吧。

换做以前,林雾声已经恼怒了,她的套路是你来我回,以进为退,看似讨好实则把自己摘干净。

这会儿南穆在场,方才受过他的作弄,她全然放弃了抵抗,宛如一具提线木偶,被支配着走。

她笑着起身,朝李总走去“李总,你想和我聊什么?

“聊,小林,我缺一个翻译,你不然来我公司,帮我做事?

众人哄笑,有人说“李总,你一个搞内贸的,要什么翻译。

李总“哟,现在都讲国际化了,你就不准我搞点International啊。

这种类似的话,林雾声之前不是没听过,她都拿捏着回应了。

另一人却说“当翻译能赚多少钱,当个小明星什么的,让你李哥再包装一下,保证红啊。

林雾声刚准备笑着敷衍,却听到角落里传来男嗓。

“我刚来江城,还不知道,原来李总的公司有这项业务?

很沉的一声,开玩笑语气,却又让人觉得威严。

众人皆看过去,只见南穆微靠在沙发上,旁边的美女不知道什么时候打发走了,雪茄灭了随意置在桌边。

李总琢磨不透了,这南穆怎么回事,两次入局都是因为林雾声。

他不得猜测“谈总,你和小林,难道认识?

南穆似笑非笑,“不认识,不过林小姐长得很像一位故人。

“是吗。李总含着烟调侃,“小林来自我介绍一下,说不定你们真认识呢。

“只是空有故人之姿,没什么可比性。他话里有话。

林雾声懂他的含义,心口骤然一跳,手里的酒杯晃荡,她漠然仰着头悉数喝下。

冰凉的液体顺着下颔途经颈脖,她默不作声擦拭掉。

再不经意抬眸,发现南穆正在看她,周遭纸醉金迷,充满靡靡之声,他目光清透如薄雪。

不免让人想到,过去曾经,从始至终,他都是令人望尘莫及的那个。

李总见缝插针地给她倒酒,有意或者无意,她也没拒绝,喝了一杯又一杯。

角落里的眼神冷寂,一直辗转停留在她身上,叫人读不懂。

那晚林雾声自甘买醉,到最后飘飘忽忽不知事。

她记得自己给Linda打了电话,让她来接她,后来醉意抽丝剥茧,她意识模糊。

包间安静下来,也没了人声,她感觉自己躺了下来,身下柔软。

鼻尖飘过一缕木质香气,忽远忽近。

她脸上发烫,喉咙也干涩,正在焦渴之际,额上覆过湿热的触感。

有人用毛巾,轻轻帮她擦拭脸颊。

“Linda……她闭着眼,轻唤了一声,手也不自主乱挥,拽住来人,“记得送我回家。

“林雾声,看清楚我是谁。男人的声音沉闷,像夏夜微醺的露水。

在这几分似曾相识中,林雾声轻抖长睫,极力睁开迷蒙双眼。

南穆正坐在她身边,伸出一只手,擦拭她的脸颊。

酒精作祟,她过去现在分不清楚,尤其是看到这张近在咫尺的脸,只觉得好多情绪同时涌上。

林雾声双眼水汽氤氲,嘴里嘟囔“南穆……

南穆没回应,毛巾带过她的颈窝,半晌之后,他才冷地“嗯了一声。

他不回应还好,一回应,难以释放的委屈全部涌了出来。

想到那些尖酸刻薄的话,那些近乎羞辱的行为,让林雾声鼻头一酸。

她断断续续低喃“你,你很烦……

说这句话时,她皱着眉,因为醉酒不适,不安扭动着脖子,流畅的颈部裸露在外,混着细汗熨贴着几缕发丝。

南穆用指尖带过发丝,指腹勾勒在她滑腻肌肤之上,游离到动脉处,下方血脉跳动的节律有力而清晰。

他不是第一次见过她醉酒的模样,曾经林雾声和她狐朋狗友出去鬼混,总是喝得酩酊大醉。

他每次等到凌晨,接到人之后,再把她送回家。

南穆目光上移,看到她潮红的脸颊,平静问“怎么烦?

林雾声卸下了乖顺样,有些张牙舞爪的意味,拽住他的领口,把他往下拉,但因为酒后无力,她动作断续,手指几次从他领口坠下。

南穆配合着往下,凑在她身前,听她气呼呼质问

“你在羞辱我吗!

说着,她从兜里掏出什么东西,拍在他脸上。

粉色的纸片散落下去,南穆才发现,是刚才他塞给她的四百块钱。

他确实是故意这样做的。

说是羞辱,倒也大差没差。

南穆不置可否,看到林雾声的表情后,他眸光闪过玩味。

时光确实让她变了很多,但褪去伪装,她依旧是这幅张牙舞爪的样子,骨子里的高人一等,和从不吃亏的嘴硬,一如当年。

大小姐很快就露出本性,脑袋昏昏沉沉,嘴里还不忘谩骂“拿着你这,破四百块,给,给我滚!

她手指抬起,指向他,又卸掉力气落下去“有钱了不起啊!

南穆一声不吭,听她“大言不惭的发泄。

又见到本来嘴硬的她,忽然表情一变,酸涩而委屈,嘤咛说“确实了不起……我好穷啊5555……

南穆没忍住,轻声笑了出来,重新拧干一条热毛巾,替她轻轻擦拭。

林雾声继续哭诉“对不起……

他的动作顿下“对不起什么?

她似是陷入梦魇,被过去困顿住,真诚又可怜地道了歉,含糊不清说

“我伤害了你,对不起……

他目光重新落往她脸颊,眸中涌动的情绪难以冷却,一只大手捏住她下巴和脸颊,手里的力道慢慢收紧。

她顿时因为吃痛而皱眉,表情又娇又柔,而后睁开了眼。

她的眼型很漂亮,形似桃花,笑起来具有欺骗性,叫人总是被迷惑,此刻波光潋滟,如银河倒挂。

南穆抬起另一只手,手指抚摸她的眼角,逼视她,眼神冷暗“哭出来。

“为什么?林雾声挣扎着退避,他便重新攫取。

南穆强迫她看向自己“想看你哭。

林雾声逻辑不清,却也能听得出他话里的火药味。

“你变态吧。她反唇道。

话音一落,表情却变了,她面色苍白,面容痛苦。

南穆凝眉松开她,将她打量。

她双手撑坐起身,拽住他的双臂,往他怀里倒去,而后胸膛一阵起伏,抱着他……吐了。

“……

小说《渣男翻脸,跪舔我的时候忘了?》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短篇小说阅读渣男翻脸,跪舔我的时候忘了?》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